首页 >> 历史学 >> 中国史
“新中国企业史研究青年学者空中沙龙”第二场举办
2021年08月03日 12: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苗润雨 俞泽玮 字号
2021年08月03日 12: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苗润雨 俞泽玮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通讯员 苗润雨 俞泽玮)为推动“四史”学习教育常态化,在学思践悟中增强理想信念,做好新中国史的研究工作,深入了解中国共产党人接力“赶考”的历史经验,南京大学新中国史研究院于2021年8月1日举办第二场“新中国企业史研究青年学者空中沙龙”,来自南京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山西大学、上海理工大学、河南理工大学、苏州科技大学、辽宁社会科学院等高校、科研机构的数十位学者及硕、博士参会,宜宾学院文学与音乐艺术学部周明长教授主持会议。

  会议以“一五”期间国营企业为中心,议题涉及新中国企业史分期及国营企业研究等问题,多位学者表达了自己对企业史研究的思考。  

  新中国企业史分期问题

  关于新中国企业史分期问题,与会学者们提出了各自的见解。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魏晓锴在学界普遍接受的“前三十年、后四十年”划分基础上提出了更加细致的分期方法。他认为可将新中国企业史分成四个阶段:新中国成立初十年左右(1949-1957年)为第一阶段,这一阶段首先是国民经济恢复和发展,接管改造国民政府时期的企业,随后是“一五”期间以项目为纲,借助苏联援助兴建大批企业,并开展增产节约运动、技术革新运动、生产竞赛运动等多项运动;1958-1977年可以看作第二阶段,这一时期是国防工业建设时期,多个三线军工企业建成投产;第三阶段为改革开放后(1978-2000年),这一时期市场主体更加多元,国有企业、乡镇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百花齐放;第四阶段为新世纪以来,电商等新兴样态的企业蓬勃发展,助力中国经济增长。南京大学历史学院肖宗建主张历史分期要与政治环境相结合,他以“文化大革命”为界将“前三十年”的企业史分为两段;改革开放到2000年为第三阶段;新世纪以来为第四阶段。湖南工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段锐就改革开放后的企业史分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以乡镇企业为例,认为1978-1983年是乡镇企业的草创阶段;1984-1991年是乡镇企业发展初具规模时期,涌现了诸如苏南模式、温州模式等有特色的发展模式,这种分期考虑到了不同类型企业的具体发展问题。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新中国史研究院教授李玉亦就此提出阐释,他认为国营企业分期可以从新中国成立后着手,但广义的企业史分期涉及到民营、外资等多种企业类型,针对不同的企业类型可以有不同的分期方法和研究理路。就国营企业史分期问题,他认为可以分为四个阶段:以三线建设为节点,1949-1964年为第一阶段;1964-1978年为第二阶段;1978-2000年为第三阶段;新世纪以来为第四阶段。从这一议题的讨论可以看出,学者们对于改革开放以后的划分更能达成一致,对于1978年以前的企业史发展则有不同看法。

  国营企业研究

  关于国营企业研究,魏晓锴教授汇报了自己对于太原重型机器厂(以下简称“太重”)的研究成果。“太重”的发展是新中国自主建设重工业的探索,在中国共产党带领下,中国工人技术人员的自主设计建造,攻坚克难,开展技术革新与劳动竞赛,依靠群众,内外联动,取得了显著的发展成绩。在此案例的基础上,他提出了新中国企业的三种形成路径:其一,延续民国时期企业发展而来;其二,1949年后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自主建设而成;其三,萌发于中国共产党革命根据地时期,新中国成立后转入城市接续发展。在“太重”的案例汇报结束后,与会学者们纷纷表达了对这一研究的看法。肖宗建认为“一五”时期许多国企的治理模式是相似的,企业大多是国家指令和政策的执行者。南京大学历史学院薛化松则谈到计划经济模式下不同地区的钢铁重工企业发展模式的比较问题。苏州科技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赵伟认为“一五”时期各个企业执行国家指令和政策时遇到的特殊问题和方法值得关注,他同时强调区域在国家计划体制中的定位和任务,提出要思考“一五”时期山西在全国的地位以及太原在山西的地位,进而探究“太重”企业布局问题。段锐也对此表示认同,认为研究国营企业首先要将大环境讲清楚,关注山西资源大省的背景及太原市的定位。另外,他认为在“太重”和国企的研究中要注意挖掘企业文化和精神资源,关注企业精神的引领作用。

  对企业史研究理路的思考

  在历史分期及“太重”的个案研究之外,学者们还分享了各自对于企业史研究理路的思考,重点探讨了企业史研究未来关注的重点和有待突破的问题。南京工程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张燕萍关注企业中的“人”,他认为从国企办社会到剥离社会职能,企业里的职工有着特殊的心路历程,考察他们在企业里的生活和心路转变有助于书写有血有肉的企业史。大连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荆蕙兰立足东北,指出挖掘东北工业企业精神对于时下的借鉴意义。辽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副研究员黄巍结合自身对三线建设的研究经历指出,企业史研究在研究方法和研究史料上要注意文献史料和口述史料的配合与互证,多层面、多角度呈现史实。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新中国史研究院副教授孙扬回顾了最早进入企业史研究领域的经济学者们的研究背景,指出历史学者以企业内部档案为主研究内部治理的同时如何观照国家和社会、企业和社会的关系,与经济学者进行对话是值得思考的重要问题。此外,国家对国企的管理问题、工人和企业管理者的关系问题、丰富的企业史料解读与问题意识的培养均是值得探讨之处。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熊秋良将企业史研究分为内外两方面,对外而言可从国家与企业、企业与社会、企业与城市等角度探讨;对内而言可以关注企业中不同的群体。她从企业党建出发阐释了自己的观点,指出挖掘企业党组织、行政、工会之间的关系以及中国特色的企业管理方式值得关注。

  与谈最后,李玉教授总结了企业史研究的几大关注点,涉及“国营与国有”“主人和工人”“职员与职工”“生产和生活”“厂家与国家”“同质与同样”等多个方面。针对国营企业研究的理论模式建构,他期待学界可从如今新兴企业发展模式中找寻新的研究理路。本次沙龙中,与会学者们围绕新中国企业史的阶段划分、国营企业探讨与企业史研究进行了广泛交流,为新中国企业史研究的深耕拓植、持续深入进行了有效探索。

  

作者简介

姓名:苗润雨 俞泽玮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