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中国史
恩倖陆令萱与北齐灭亡密不可分
2020年11月23日 09: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薛海波 字号
2020年11月23日 09: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薛海波

内容摘要:北齐后期活跃在政坛上的恩倖“心利锥刀,居台鼎之任;智昏菽麦,当机衡之重”,他们陷害宗王、屠戮良将、乱政淫刑首先,陆令萱与高纬存在着拟血亲与共生关系。陆令萱其母为北魏宗室女,其出身应为北魏鲜卑勋臣八姓,因其夫原西魏降将骆超谋反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北齐后期活跃在政坛上的恩倖“心利锥刀,居台鼎之任;智昏菽麦,当机衡之重”,他们陷害宗王、屠戮良将、乱政淫刑,几乎主导了政局。恩倖中既有勋贵子弟,又有汉族士族;既有刑残阉宦,又有西域商胡,是北齐末年统治集团中势力庞大、地位出身各异的政治势力。笔者认为,可从恩倖群体的核心人物、北齐后主高纬的乳母陆令萱入手,探讨恩倖群体与北齐灭亡的关系。

  首先,陆令萱与高纬存在着拟血亲与共生关系。陆令萱其母为北魏宗室女,其出身应为北魏鲜卑勋臣八姓,因其夫原西魏降将骆超谋反,以罪孥身份配入掖庭,其子骆提婆被没为奴。由于士族出身和“奸巧多机辩,取媚百端”的性格,陆令萱被高纬生母胡太后宠信,选为高纬乳母。受北魏乳母抚养储君惯例的影响,陆令萱地位仅次于胡太后。高纬即位后,陆令萱地位迅速跃升,与胡太后结为姐妹,又奏引其子骆提婆入侍高纬,“大被亲狎……无所不为”。由此,高纬实际上是生活在陆令萱、骆提婆母子二人编织的拟母子、同伴的亲情网中。高纬“言语涩呐,无志度,不喜见朝士”,与朝臣交往存在一定障碍,“自非宠私昵狎,未尝交语。性懦不堪,人视者,即有忿责”,并不适合立为储君。其父武成帝高湛和胡太后更喜爱“英武”的三子高俨,一度要废掉高纬。这使高纬与父母产生一定隔阂,只能将陆令萱及骆提婆视为最信任、倚重的人。因此,陆令萱及其子骆提婆与高纬的关系,既有朝夕相处形成的胜似亲人的拟血亲关系,又有彼此相互支持的政治共生关系。这一密切关系使掌权的恩倖争相攀附陆令萱,如宰相和士开、掌握晋阳军权的高阿那肱都被陆令萱收为义子。

  其次,陆令萱是高纬屠戮宗室、勋贵的主要策划者。高纬长于深宫,没有军功权威,毫无治国能力,其皇位得不到掌权宗王、军功显赫的怀朔勋贵的认可。天统四年(568),高湛病逝,高纬就面临宗王和怀朔勋贵的严重威胁。可见,北齐末年统治集团的主要矛盾仍是皇权与宗王、勋贵之间争夺执政权、军权的矛盾。要保住自身政治利益,就要保住高纬皇位,陆令萱等恩倖就需铲除对高纬皇位构成威胁的宗王、勋贵。天统五年,陆令萱与和士开密谋将以反对恩倖执政为名,实则逼宫高纬的宗王首领高叡诛杀。随后他们又削夺高俨在邺都的军政实权,迫使高俨于武平二年(571)在宗王、勋贵的支持下起兵诛杀和士开。在高俨要冲进皇宫杀死陆令萱、取代高纬时,被斛律皇后之父、北齐军队的最高统帅斛律光所平定。和士开被杀后,陆令萱又与恩倖祖珽联合,游说高纬杀高俨,将高俨赖以起兵叛乱的京畿府并入领军府,由恩倖掌握。斛律光在高俨政变中发挥的逆转作用,使高纬十分忌惮其在北齐军中的威望。武平三年,陆令萱与祖珽勾结,以谋反的罪名诛杀斛律光及其家族子弟。武平四年又趁南陈北伐之机,诛杀在北齐军中威望甚高的兰陵王高长恭。陆令萱等恩倖连续屠戮宗王、良将的行为,虽控制了军队,但也导致北齐军心涣散,摧毁了北齐立国的基础。

  最后,陆令萱是北齐末年政局的主宰者。高俨势力被剪除后,高纬以淫乱后宫为由将胡太后幽禁,陆令萱独掌后宫。陆令萱将受高纬宠幸的妃子穆邪利收为养女,将骆提婆改为穆提婆,建立拟血亲关系。斛律光被杀后,其女斛律皇后被废掉,在陆令萱操纵下,穆邪利被立为皇后。陆令萱凭借穆皇后的养母身份,被高纬进为太姬。在除掉斛律光后,陆令萱、穆提婆母子的权势大涨,“令萱则自太后以下,皆受其指麾;提婆则唐邕之徒,皆重迹屏气”。唐邕一直掌握晋阳北齐主力军的调动权,因此,陆令萱实际上掌握了北齐军的控制权。这是高纬、陆令萱等恩倖,能频频诛杀宗王、屠戮良将、肆意乱政的重要原因。陆令萱要维护自己后宫地位、控制朝政,也需有恩倖在外朝的支持。陆令萱先是与和士开联合,和士开被杀后,引用祖珽为宰相“专主机衡,总知骑兵、外兵事”。追求权势最大化、独占化是北齐末年恩倖群体的共性特征,恩倖之间的内斗争权是其常态。祖珽借陆令萱掌权后,深受高纬信任,“每同御榻论决政事。委任之重,群臣莫比”。武平四年,祖珽因高纬“好讽咏”设置文林馆,安置投靠他的河北大族、文官、高纬身边的宦官以及官场失意的恩倖,培植自身势力。祖珽企图借贪污的罪名将陆令萱等恩倖除掉,但被陆令萱用与高纬的亲情反杀,祖珽被逐出朝廷,文林馆崔季舒等成员随即被诛杀。由此,形成了乳母陆令萱执政,听命依附于陆令萱的穆提婆、高阿那肱、韩长鸾等恩倖“宰制天下”的局面。陆令萱等恩倖为扩充势力,各引亲党、超居非次,官由财进、狱以贿成;依附他们的诸宫奴婢、阉人、商人等滥得富贵者将万数,庶姓封王者百数,升任开府、仪同高级官衔以千数。他们把持政权大肆挥霍贪污,赏赐无度,使国家财政破产,为此又向百姓横征暴敛。陆令萱主宰下的北齐,实际上已经处于政治、社会、经济秩序全面崩溃的状态。

  推而论之,北齐史研究应脱离胡汉冲突论。陆令萱干政弄权是加速北齐灭亡的重要原因,北齐后主高纬时期的政治有很强的乳母干政色彩。乳母干政虽表现为对皇权的分割,但从根本上是维持皇权。东魏北齐政体上最无法解决的难题,就是脱胎于六镇部落组织的皇权与宗王、勋贵围绕最高统治权、皇权的争夺。恩倖群体是北齐高湛、高纬打击宗王、勋贵的有力工具。乳母制度使陆令萱成为恩倖群体的核心。北齐对北魏诸多胡汉制度的继承将陆令萱推向了历史的前台。北齐史研究如果从继承魏制与政体矛盾着手,则会对北朝后期史有更多新的认识。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历史系)

  

作者简介

姓名:薛海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