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中国史
重访廖平、康有为学术交涉公案 ——关于“新学伪经”说之偷意与升级版“孔子改制”论之截获的新探
2020年05月18日 12:59 来源:《齐鲁学刊》2019年第4期 作者:刘巍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从晚出之《古学考》与《新学伪经考》、晚出之《知圣篇》与《孔子改制考》之间的比较中探讨廖康学术交涉公案,是流行的但却是很有问题的研究思路与习惯。由廖平指控与厘定说法的前后变迁之迹入手,可以发现廖氏最早提出此诉讼公案的文献《经话甲编》(出版于1897年)并没有涉及到对《孔子改制考》的指控,而只是针对《新学伪经考》而发。《四益馆经学四变记》节本(刊发于1913年)始将《孔子改制考》一并列为指控对象,并重新界定廖平自己的著述“两篇”与康有为的著述“两考”之间一一对应的“祖述”关系,此说之得失与影响甚为复杂。通过廖康羊城之会稍早前的文献(《<知圣篇>自序》、江瀚《与廖季平论<今古学考>书》、刘子雄日记),可以澄清羊城之会廖康学术交涉系围绕稿本《知圣篇》及其“谈论”而展开的基本事实。所谓廖平还有《辟刘篇》交与康有为过目,或没有“两篇”中的任何一篇提供给康氏以及所谓廖平影响康有为全面转向今文经学只限于“谈论”或“谈话”的说法,均非确论。廖平对康有为的影响主要在于:“新学伪经”说之偷意与升级版“孔子改制”论之截获。所谓升级版“孔子改制”论,以主张“六经皆孔子所自造”,及主张经典所传“唐虞夏商周一切制度事实”,皆非真“制度事实”,实为孔子之托古改制,这两点为核心内容,如张之洞所称“此说乃近日《公羊》家新说”,创自廖平,而为康有为所承袭;与《教学通义》、《民功篇》等康氏早期文献所述本于常州公羊学派的“孔子改制”论述大为不同。廖平缘于因应康有为隐没自己的启发权而衍生出防卫过当之论,对康有为也有伤害,也是本案迷雾重重的一大要因,但是康有为方面的责任更大、所当反省之处更为严重,他那一切伪托的作风对儒学的破坏性影响极大。

  关键词: 廖平 康有为 羊城之会 “新学伪经”说 升级版 “孔子改制”论

  作者简介:刘巍,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历史理论研究所。

 

  一、引子——未了的公案,重访的契机

  康有为有没有攘窃廖平的学术思想成果,可以说是中国近代学术思想史上最为重大的学术公案。现如今学术界一般公认1889年冬、1890年春的廖康羊城之会对康有为今文经学思想路线的确立有直接的启发作用,但是康氏本人的躲闪、回避、反击尤其是其变本加厉地渲染自己的孤明独发并不是毫无作用,他的《新学伪经考》等著作也曾得到过钱玄同、张西堂、顾颉刚等知名学者的激赏与认可,其中隐情,像张之洞、梁启超、章太炎等年辈相近、人脉相通、议论相交的故人们还是很清楚的,来自廖平的叙述揭发自然较康氏所言为近情可信,但是廖氏的后人后学尤其是同乡后继的研究者们又敷衍出许多不根的传说,反而使得此案变得扑朔迷离。出于对康有为学品人品的怀疑,不仅他的代表作品如《新学伪经考》、《孔子改制》等的著作权遭到质疑,连他早期作品如《教学通义》也被卷入到这一大文抄案之中去了。所以学术界对此案的讨论不是在消歇,而是在扩大。

  我生也晚,与康党素无渊源,与廖门亦无“籍”与“系”之类的关联,然深感康氏之经世怀抱及其走向开拓保国、保种、保教之政教事业而至确立今文经学思想路线(带有强烈而明确的“合民权”诉求)的心路历程需要加以不抱成见的梳理与厘清;另一方面,正是后学们日用而不知地承袭廖康以来的今古文门户之见,妨碍了有关议题的讨论,在对他们两人之间交涉的研究上更是如此,所以需要作方法论上的反省与超越。于是草为《<教学通义>与康有为的早期经学路向及其转向——兼及康有为与廖平的学术纠葛》一文,刊载于《历史研究》2005年第4期。[①]

  四五年后,黄开国、唐赤蓉撰文《<教学通义>中所杂糅的康有为后来的经学思想》,发表在《近代史研究》2010年第1期,对房德邻《康有为和廖平的一桩公案》(载《近代史研究》1990年第4期)和拙文一并加以商榷。[②]

  作者认为我也“从康有为早期思想来寻求‘两考’的源头,以说明康有为早年就有后来的思想,以此否认康有为受到廖平的影响。”此类推论的主观臆测成分实在太大;他们也不顾我与房氏见解的基本差别(涉及到诸如公羊学与今文经学的区分及其在整个文本中的分量比重等问题),就将我与房氏捆绑一处,这样做是否得当?笔者原文具在,读者自有明断,先不管他。让大家明了讨论的进程更为重要。

  房德邻于两年后,对此文作了回应,他借答辨的机会,既调整了又进一步发挥其自《康有为和廖平的一桩学术公案》一文以来的见解,其《论康有为从经古文学向经今文学的转变——兼答黄开国、唐赤蓉先生》之内容提要云:

  康有为于光绪十二年 (1886) 前后写的《民功篇》和《教学通义》受到今文经学家龚自珍的影响,表现出某些今文经学观点。光绪十四、十五年康在京师进一步转向今文经学,这是受到了喜好今文经的当朝权臣翁同龢、潘祖荫等的影响,也受到了廖平所著“平分今古”的《今古学考》的影响。光绪十五、十六年之交康在广州会见已经转向今文经学的廖平,受廖平谈话的影响,他完全转向今文经学。随后康在弟子们协助下写出《新学伪经考》、《孔子改制考》。康这“两考”没有袭用廖平的《辟刘篇》和《知圣篇》,因为广州会见时廖平并没有给康看过他的“两篇”。长期流传的康“两考”抄袭廖“两篇”之说乃是不实之词。[③]

  他认为康有为今文经学思想渊源是多元的,康氏“完全转向今文经学”受到羊城之会廖平影响的只是限于其“谈话”而不涉及文本,从而彻底否认了“长期流传的康‘两考’抄袭廖‘两篇’之说”。大体来说,廖平影响康有为的权重大为减弱。房的说法新奇而专执,而心情则颇为急迫:

  康有为的“两考”是否袭用廖平的“两篇”这桩学术公案已经有100多年了,应该有个了断了。[④]

  不过,稍后2013年出版的黄开国著《公羊学发展史》论及此段公案仍然延续其惯有的思路,而其为乡贤廖平不断揭示“两篇”与“两考”之间笼统的一一对应关系的努力也没有止息(详见后文),他一直努力搜寻为康有为所一再掩饰的廖康学术关系的“证据”也已经由七个[⑤]进而九个[⑥]更扩大至十一个了。[⑦]当然,房氏的观点也获得了某些学者的热烈响应:

  我完全赞成房氏的推论。笔者也曾早于房氏对康有为剽窃廖平说提过质疑,认为康剽窃廖平学说没有道理。[⑧]康有为受到廖平的影响应是可能的,但谈不上抄袭。[⑨]

  从“己、庚冬春之际”初晤于广雅书局,“庚寅春”再会于安徽会馆(用钱穆说),[⑩]即1889年冬、1890年春廖康的羊城之会至今,星转斗移,两个甲子之后,迷案还是迷案。论辩的各方各持所据,远未达成共识。事实上,正如有学者归纳的,关于此公案,纷纭之说,大体可分三派:“一,康氏剽窃廖氏学说。代表学者为钱穆。……二,康氏受廖氏影响说。代表学者为李耀仙、陈德述、黄开国、汤志钧、马洪林。……三,康氏独创说。代表学者为萧公权。”[11]我们在这里也只是略记最近研究进展的一鳞半爪。疑窦并未消泯,迷雾反更深沉。

  我自己十四年前的旧作所涉及的只是廖康羊城之会公案之后案,即它所波及到的对康有为早年文献《教学通义》的讨论。我的文章之所以引起商榷,这跟批评者的理解误差有关;反躬自省,也与我尚未将该案子之整个见地和盘托出有关。坦率地说,我当时对钱穆案断之深刻有力是了然于胸的,[12]在文中也指出了“康有为的弟子梁启超却不为师讳”,[13]其实也隐约尊重了钱氏的见解,但是该文之着重点是在揭示康有为早期政学思想发展的内在理路,所以权宜采用了杨向奎的说法:“《新学伪经考》之作,受有廖平学说的影响是没有问题的,无论康氏是肯定廖说,或否定廖说,是先有廖说而引起康氏之著《新学伪经考》。”[14]今天来看,我从“经世”的观点对康有为心路历程的同情了解丝毫未有改变,这对他来说或许是其行动哲学转变的内在面,但是在机缘凑迫的关键时刻,廖平的启发是他重新出发的发条或启动机,康氏对此大节死不认账,影响极为恶劣,说他“攘窃”并不过分。不仅如此,“祖述”自廖平的升级版“孔子改制”说,还成为康有为的主体思想架构,意义非同寻常。他,从而他的党徒,那种凡事无不假托的作风也造成一种恶劣的政治文化,对晚清民国儒学的式微要负很大的责任。这样看来,议题的严肃性与重大程度也远远超出了公案本身。风起于青苹之末,君子慎始,岂仅在谈辩鼓吹之间。值得深思之处,历久而弥多。

  这一切都要从重审此案开始。由于晚清民国文献整理出版的新进展,给我们重访此案提供了新的契机。在重新出发之前,对前贤的研究我们有许多质疑,不揣冒昧,质言如下,以为此案的引子:

  张西堂否认康著承袭廖著的看法固有片面之处,但是,不能用后出文献与先出文献的对勘以定先出文献反而受后出文献的影响,这样的方法论原则难道不应该遵守吗?流行的将晚出之《古学考》与《新学伪经考》或者晚出之《知圣篇》与《孔子改制考》一一对应以论廖康源流关系的比较法(以晚出之廖氏《考》、《篇》为根据去推度《辟刘》、《知圣》“两篇”对康氏“两考”的影响),是否违反了这一原则,能得出什么可靠的结论呢?

  流行的所谓在羊城之会廖平将“两篇”一并让康有为过目的传说是如何兴起的,它真的与廖平本人的叙述相符吗?

  所谓只有“辟刘之议”之“谈论”、“谈话”而没有文本过目而引出大篇幅的移书相驳进而长时讨论商量并导致康氏完全转向今文经学,这是合情理的事吗?

  像廖平的《周礼删刘》一样将《教学通义》中“《春秋》第十一”及其后诸如“孔子改制”论述删去试试看,是条理顺畅了,还是完整之篇反而俄空了环节?《教学通义》中有关的“孔子改制”论述与康氏确立今文经学立场后的“孔子改制”说是一回事吗?……

  一个一个的疑团牵引着我,让我坠入其中,不能自拔,当我历经曲折走出来时,眼前的光明让我快慰,我愿意将我的所获娓娓道出,与读者诸君分享,也期待一切诚意的批评。

作者简介

姓名:刘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