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中国史
金枝玉叶与收支困局 ——清代中后期公主经济境遇考察
2020年03月11日 09:41 来源:《历史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毛立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尽管清代公主一生都享受来自皇室的照顾和封赏,但从乾隆朝起,公主府第的经济状况常常捉襟见肘。其后的历代皇帝皆试图解决公主的经济困境,然而收效甚微。主要原因在于,从乾隆朝起公主都居住京城,由皇室负责其家庭一切开支,而囿于制度规定和儒家规范,皇室又没有赋予公主与皇子同等的经济待遇和社会地位,导致公主们既背负着融合满、汉、蒙的政治使命,又挣扎于满汉文化之间。清代公主的经济困境,也是当时制度困局的一个缩影。

  关键词:清代中后期 公主 经济境遇 收支困局

  作者简介:毛立平,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副教授。

 

  清代共有95位公主,分为“固伦”与“和硕”两个品级,其中37位公主早夭,58位公主活到成婚年龄并下嫁。作为金枝玉叶,她们自出生至薨逝都享受来自皇室各方面的照顾和封赏,也通过婚姻为清代政治和边疆的稳固作出了贡献。但是,目前学界对清代公主的研究尚属不足,现有研究或是集中于满蒙联姻这一制度的影响和变化,或是对公主的品级、待遇、册封等问题进行制度层面的描述,真正深入研究公主婚姻生活状态的论著凤毛麟角,其主要原因应是相关史料难以搜寻。近年出版的《清宫内务府奏销档》中包含了较为丰富的皇室生活和经济等方面的资料,其中有一定数量关于清代公主府收支状况的记载,为我们进一步探索公主的婚姻生活和经济待遇提供了可能。需要说明的是,《奏销档》中记载的多为居住京城公主的经济生活史料。清代入关后,下嫁蒙古的公主在比例降低的同时,从乾隆朝起,即便下嫁蒙古的公主也不再前往蒙地生活,而是与额驸共居京城,因此有清一代在京城居住的公主占多数(具体参见下表),本文也主要研究居住京城公主的生活和经济状况。

  清代各朝额驸族属与公主婚后居住地统计表

  注:1.本表根据《清史稿》卷166《公主表》、《清实录》(北京:中华书局,1985—1986年)及《奏销档》中相关资料整理而成。

  2.表中末列“总计”项系为“额驸族属”及“婚后居住地”分别加总得出。

  本文以《奏销档》为基础,结合内务府奏案、朱批奏折等档案,以及清代实录、会典和部院则例等政书,讨论这些天之骄女婚后所面临的经济困境以及形成困境的表面和深层原因。从乾隆朝开始,让公主定居京城并给予相对丰厚的经济待遇,以强化公主的皇族成员身份。这种身份和待遇使得公主凌驾于额驸及其家族之上,成为家庭的主导者,与清初下嫁蒙古的公主要去蒙地生活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然而,囿于制度规定和儒家规范,皇室又不可能赋予京居公主与皇子同等的经济待遇和社会地位,而公主自幼受儒家传统文化的影响,使得家庭秩序呈现性别错置,府内无人扛起家庭的经济大梁。

  一、清代公主婚后的经济待遇

  公主不仅婚姻由皇帝、太后指定,一切成婚礼仪均由皇家操办,婚后生活也概由皇室负责。清代规定,“凡在京居住固伦公主岁给俸银四百两,和硕公主三百两”,同时“每银一两,均给米一斛”,即每位公主每年有400/300两银子和400/300斛米的固定收入。这只是公主个人的食俸,固伦、和硕额驸也分别享有300两和255两的俸银及相应的俸米。这是在京居住公主的待遇,如下嫁外藩,则俸银增至1000两(固伦)和400两(和硕),俸米改为赏赐缎匹。从目前笔者掌握的资料来看,清代只有两位公主婚后虽在京居住却得到外藩待遇,即乾隆朝的和敬与和孝两位固伦公主。乾隆五十四年上谕:“从前和敬固伦公主虽系在京居住,而俸银缎匹仍照外藩之例支领,年久未便裁减”,而即将出嫁的和孝固伦公主“系朕幼女,且在朕前承欢侍养、孝谨有加”,特准其“将来下嫁后所有应支俸禄,亦著一体赏给一千两”。除此两位外,其他公主的俸禄基本都按照品级领取。清代一品官员岁俸银180两、禄米180斛,公主食俸显然远远超过高层官员,不可谓不优厚,而且这还远非皇室给公主提供的所有待遇。

  每位公主出嫁时都享有丰厚的妆奁,包括衣物首饰和生活用品,以及金银(一般为固伦公主金100两,银12000两;和硕公主金100两,银10000两)。和敬固伦公主于乾隆十二年下嫁时,皇帝赏赐陪嫁银12000两之外,又将嫁妆中的金(三等金和六成金各50两)、绸缎和金器等“变价”折银7828两赏给公主,此外赏给“原架本银二万五千两”的“怡成当铺一座”。婚后,再于乾隆二十四年、四十年、四十八年先后赏银42089两。内务府乾隆五十四年统计和敬公主所得赏赐总计“至八万六千余两之多”,大大超出一般公主一生能够得到的俸禄总额。此外,公主所得的赏赐中应还有庄田一项。顺治七年(1650)规定,从畿辅旗庄中拨给每位公主园地60晌(360亩),乾隆时改为“厥后皇子分封、公主赠嫁,皆取诸内府庄田”。 乾隆朝以后,公主所得赏赐又陆续有所追加。嘉庆七年(1802)庄静固伦公主下嫁时,除白银、当铺等外,又赏给铺面房5所,系从内务府所掌控的官房中拨出,出租给军民人户,供公主“每月取租银一百十六两”。尽管乾隆朝也有公主拥有内务府铺面房的记载,但从庄静公主开始,成婚时于庄田、当铺之外,再赏赐铺面房成为常例。道光二十五年(1845)寿恩固伦公主出嫁时,赏赐庄田的方式有所变化,不再直接拨给,改为“由会计司庄园头钱粮内每年提银一千二百两”拨给公主。根据内务府庄园的租赋标准,顺治年间拨给公主60晌土地的收入大致在十几两到几十两银子之间,道光时这项收入增至1200两,待遇大大提高。

  以上资产中,当铺与铺面房、庄园的性质似有所不同。当铺归公主府自行经营管理、获取收益,不得已时还可动用本金,如和敬公主的怡成当铺就因婚后“用费不敷,将本利银俱已陆续抽用”。之后出嫁的和嘉、和恪二位和硕公主,其当铺不再由皇室直接赏给,而是从内务府广储司中另拨银10000两给公主,以供“开设当铺、滋生利息,以为每日需用之费”。相比之下,铺面房与庄田则采用划拨公主名下后仍由内务府代为经营的模式,即公主无需参与经营管理,只获取收益。乾隆三十三年,内务府曾抱怨“阿哥、公主、格格等房租,只领租银,不管房间,遇有应行修理之处仍多糜费,而逐月收发亦属纷繁”,建议“令其自行征租”。但至道光十二年寿恩固伦公主出嫁时,铺面房租仍为“每月由官房租库交租银一百三十两”,可见乾隆时内务府的建议并未得以实施。庄田也是如此,道光二十五年寿恩固伦公主出嫁时,为避免收租繁琐及旱涝等灾害的影响,“应拨庄园头已经停止,由会计司庄园头钱粮内每年提银一千二百两”直接拨给公主。可见,皇室不仅代公主经营产业,且承担经营中的一些花费和风险,以保证公主收益的稳定性。

  公主婚后所居府第由皇室提供,其府上的官员人役及其俸禄也均由皇室供给。从内务府档案看,公主府第一般并非新建,多系在内务府掌握的房屋中挑选合适的经过修建或改造后赏给公主居住。如乾隆三十三年将入官的高恒住房花园一所修整后作为七公主(和静)府第;乾隆四十五年将李侍尧入官房屋赏给和珅作为十公主(和孝)府第。内务府奏案中也记载了嘉庆三年、四年和七年,分别将三所入官房屋改建为公主府的情况,应是为即将出嫁的庄敬与庄静两位公主做准备。至于公主府的官员人役,乾隆五十一年规定:“固伦公主分内,著定为三品翎顶长史一员、头等护卫一员、二等护卫二员、三等护卫二员、六品典仪二员。和硕公主分内,著定为四品翎顶长史一员、二等护卫二员、三等护卫一员、六七品典仪各一员。不必拘定陪嫁人户,听从公主随便拣放”。这些长史、护卫等均从内务府职员中挑选,道光二十一年寿安固伦公主下嫁时,“府第长史一员由现任员外郎、内管领、副参领内拣选充补,其头等护卫一员、二等护卫二员由副内管领、骁骑校、护军校内拣选充补”,三等护卫以下“于分给十二户护军披甲人内拣放”。所有挑中人选“均令仍食原俸饷银”,无需公主支付其俸禄。

  除官员、护卫外,公主府还配有太监、嬷嬷等仆从。康熙四十年规定,每位公主配备太监10名;乾隆五十一年诏准固伦、和硕公主府的首领太监准给八品顶戴1人;乾隆十二年奏准的“公主下嫁事宜”中规定,固伦公主陪送女子12名、嬷嬷妈妈不定具体人数,和硕公主陪送女子10名、嬷嬷妈妈4名。从档案记载来看,每位公主身边实际的太监、嬷嬷和女子人数并不划一。如咸丰九年(1859)寿恩固伦公主薨逝时,身边有太监13名、嬷嬷5名、女子1名;同治五年(1866)寿禧和硕公主薨逝时,身边有首领太监10名、妈妈里5名、女子3名。关于此类人员的俸饷,政书类史料并无记载。笔者从《奏销档》中找到一条同治十二年荣安固伦公主出嫁时内务府有关赏赐事宜的奏折,其中记载“随出公主服役之首领太监及妈妈嫫嫫、灯火水上妇人等,请照寿恩固伦公主下嫁时,随出人役均准带所食宫内月银米石随出当差”。奏折中虽未透露太监嬷嬷等的具体钱粮数目,但可以确定亦由皇室负责支付。

  除以上固定待遇外,公主还有诸多定期或不定期的赏赐。

  公主生辰例行赏赐。《钦定宫中现行则例》规定:公主下嫁后,“生辰是日,恩赐上用缎三疋、官用缎三疋、春?三疋、绫三疋,中品果桌一张,赏用果桌二张”。但皇帝实际的赏赐常常不止于此。咸丰五年四月,逢寿安固伦公主30岁正寿,皇帝所赏赐的礼物包括:“佛一尊、御笔扁(匾)一面、御笔对一副、黄碧玡瑶朝珠一盘、玉瓷铜陈设二十一件、八成金二十两、五十两重银元宝四个、一两重银锞二百个、五钱重银锞五百个、石青缎绣八团金龙有水褂面一件、金黄缂丝金龙袍面一件、大卷八丝缎五疋、大卷江绸五疋、大卷纱十疋、五丝缎褂料十件、五丝缎袍料十件、绉绸五疋、汤绸五疋、大红缂丝花卉衬衣面一件、石青绸二色金百蝶褂拉面一件、象牙一支”。礼物中既包含皇帝亲笔题写的匾额和对联这类联络感情的物件,又有象征公主皇家身份的黄色、龙纹衣饰,更有数量可观的金银等,充分体现出皇帝对公主生辰的重视。

  《钦定总管内务府现行则例》中明确载有公主诞育子女后的例行赏赐:

  公主遇喜生子:洗三用重五钱金锞二锭,银锞八锭;九日上摇车用重十两珐琅银麒麟一件,春绸袄三件,闪缎被褥一套,缎被褥一套,潞绸被褥一套,缎枕一个,潞绸挡头一个,布糠口袋两个,缎穵单一个,布穵单一个;弥月用染貂帽一顶,嵌珊瑚重八钱金串带一分,缎棉袍褂三套,春绸棉袄三件,粧缎袜缎靴各一双,银三百两,表里五十端,内官用缎五匹,素缎五匹,衣素五匹,宫绸五匹,小潞绸五匹,绫十匹,花春绸十匹,花纺丝五匹,见方三幅红杭细穵单四个。

  公主遇喜生女:洗三用重三钱金锞二锭,银锞四锭;七日上摇车用重十两珐琅银麒麟一件;弥月用重三钱金结手巾二分,重九钱金镯一对,嵌珍珠重二钱金耳坠一分,银二百两,表里四十端,内官用缎四匹,素缎四匹,衣素四匹,宫绸四匹,小潞绸四匹,花纺丝十匹,绫十匹,见方红杭细穵单四个。

  可见公主生产之后,从洗三、上摇车到满月,各类金银绸缎、生活用品的赏赐相当完备。虽然生女赏赐规格逊于生男,但礼物中包含金镯、金耳坠等女性所用首饰,亦可谓用心周到。同公主本人的生辰赏赐一样,公主遇喜赏赐在实际执行时也会有所变化。如乾隆二十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和嘉和硕公主分娩头生儿子”,除洗三、上摇车、满月分别赏赐类似则例中规定的礼物、金银之外,另外于洗三时赐给“年命相合乳母夫妇一对”,满月时赐给“备驾鞍小马一匹”。嘉庆十年三月二十八日,“庄敬和硕公主遇喜生得一女”,除“应行赏赐物件照依公主生女之例”赏给外,亦赏给乳母夫妇一对,系“正黄旗李镛佐领下武备院匠役郭兴阿妻张氏,年二十九岁”。此外,公主子女不仅出生时享有赏赐,长大后还依照公主和额驸品级给予相应俸禄。乾隆四十年规定,公主亲生之子13岁即可继承父亲的品级并享有该品级之待遇。公主之女也可以得到郡主或县主的品级和待遇。乾隆朝和敬公主府每年的进项中,除公主和额驸的俸银之外,还有“格格俸银四十两”,即为公主之女俸银。公主的子女成婚,皇室也要负担部分费用。乾隆二十六年四月和敬固伦公主的长女出嫁时,按照从前淑慎和硕公主女儿陪嫁的先例,“除和敬公主现有陪给格格簪花、衣服、被褥、器皿等物外,应行添办衣服、被褥、器皿等项,仍照前将初行定礼金银、缎疋、皮张使用外,其余应办衣物并工价等,共约需银三千一百六十余两,仍请向崇文门商税处领用”。可见是皇室和公主府共同筹备公主之女的嫁妆。

  丧葬银的赏赐。公主府主要成员去世,皇室要赏赐治丧银两,如和敬公主额驸色布腾巴尔珠尔去世时,内廷赏赐“修建坟茔银五千两、立碑银三千两”。如若公主本人薨逝,则一切丧仪、园寝都由皇室承担。康熙四十年的一条满文档案显示,内务府咨行工部,请其将固伦公主所建园寝尺寸、房间数目和图样即行送来,并催促工部将钦命上谕之事速行实施。可见公主丧葬由内务府、工部,应当还包括礼部等衙门共同筹办。从档案记载来看,额驸及其家族并无权决定相关事宜。嘉庆十六年庄敬和硕公主薨逝,额驸索特纳木多布济对公主丧事“一切俱蒙皇恩官办”表示感激,但恳求自办贡品桌张以“略尽微忱”,皇帝恩准其自办贡品六日。同治元年,寿安固伦公主之额驸德木楚克扎布请求将公主彩棺移回奈曼部落,自行修建园寝,得到的回复是:“毋庸议。仍著内务府查照向例,在附近京城一带择地修建,以符旧制”。安葬之后,公主园寝的管理、守卫、维护和四时致祭都由皇室派专人负责。

  由上可见,皇室给予公主从成婚、生子直至薨逝的各方面待遇不可谓不周到、不丰厚,但乾隆朝后居京公主府的经济境况却屡屡告急,其中原因何在?正是下文所要讨论的内容。

作者简介

姓名:毛立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