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中国史
魏晋南北朝时期科学技术发展的若干问题
2019年12月25日 09:31 来源:《自然科学史研究》2018年第3期 作者:杜石然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魏晋南北朝时期有着显著的时代特点。这一时期的科技发展在中国古代科技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应该怎样定位,科技发展与当时的社会、思想、文化等方面的关系将是本文涉及的问题,对当时的治学方法也将进行一些探讨。

  关 键 词:博学多能 清谈论辩 辨名析理 各从其类

  作者简介:杜石然(1929- ),吉林省吉林市人,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古代数学史,中国古代科技通史。

 

  1 时代特点以及对科技发展的定位

  魏晋南北朝时期(220年-589年)三百六十余年间,有三十余个大小王朝交互兴灭,政权更迭频繁,战乱频发。这也是一个民族大融合的时期:在魏、西晋(220年-265年-316年)近百年统一之后,北方经历了匈奴、鲜卑、氐、羌、羯等少数民族国家“五胡十六国”(304年-439年),最后由鲜卑族北魏统一并迅速“汉化”形成民族融合的北朝(439年-581年);而南方则经历了东晋(317年-420年)和宋、齐、梁、陈相继的南朝(420年-589年)。东晋南迁也促进了中国南北方的相互融合,从而促进了南方经济、社会的发展。经过民族融合、文化融合、南北融合,中国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都得到了较大的发展。

  在思想文化方面:魏晋玄学的兴起可谓有声有色。思想解放、个性解放,伴随着铿锵足响的四六骈文,使得魏晋风流、魏晋风尚的韵味十足。这种流风余韵,随着佛、道两家的兴起,儒、释、道相互辩难又相互吸收,使得南北朝时期的社会思想文化十分丰富。北朝云冈石窟的宏伟造像,南朝以顾恺之、王羲之为代表的诗文书画,也使得这一时期的文化艺术更加绚丽多姿。当然,科技的发展也为这一时期的文化发展增加了很多的光彩。

  关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科学技术发展,我们曾经给出过的定位是“古代科技体系的充实与提高”[1-2],现在看来这个定位的高度还有些不够。因为那不是一般意义的“充实和发展”,如下文即将指出的那样,那是具有诸多创造性成果的长足的进步。在数学、天文历法、农学、医药学的诸多领域,都做出了开创性的、长期影响后世的成果。因此,应当把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科学发展看作中国古代科技体系形成后的一次发展高潮,而宋元时期则是另一次高潮。

  在天文历法方面,首先是东晋虞喜提出了岁差概念,南朝何承天、祖冲之对岁差也都进行了长时间的研究。其次,北齐张子信积三十余年观测研究,发现了太阳和五星视运动的不均匀性。再次,杨伟和张子信研究了视差对日月交食推算的影响。这些研究,对提高天文认知水平以及历法日食预报的精度来讲都是具有开创性意义的成果,而这些成果的取得也和天文仪器(浑仪、浑象)和星图绘制的精进是分不开的。

  数学方面,出现了刘徽和祖冲之、祖暅父子等人杰出的工作。刘徽以为《九章算术》做注的形式,对书中的算法做出了理论上的论述,创造性地提出了含有计算圆周率的新方法的“割圆术”等等。祖冲之算得小数点后7位准确的圆周率,以及祖氏父子在体积计算中提出的“祖氏公理”等也都是创造性的成果。

  农学则有北朝贾思勰编著我国最早的农书《齐民要术》。这是后来我国古代四大综合性农书《弄桑辑要》(元)、《王桢农书》(元)、《农政全书》(明)、《授时通考》(清)的先驱,开创之功用在当时,而垂范之功则续存后世。

  在医药学方面,王叔和的《脉经》和皇甫谧的《针灸甲乙经》都是现存最早而且垂范后世的脉诊和针灸方面的经典专著。陶弘景的《神农本草经集注》创立了更为合理的以药物的自然来源和属性进行分类的新方法,为后世本草著作所采用。他又以病症为纲,作为诸病通用药,将药物分别归入不同病症项目之下,此种方法也很切合实用。

  2 博学多能

  当人们读《晋书》列传时,在魏晋时期的士大夫、读书人中间,可以观察到有较多的人次会出现关于“博学”的记述。而在前此的《汉书》《后汉书》中则是颇为罕见的,它仅见于司马迁和杨雄。司马氏的《论六家要指》可以看成是来自其“愍学者之不达其意”而“为治者”提供方略的史学家家学传统,而杨雄的《太玄》则可以看成是魏晋玄学的先导。

  魏晋学人的传记,有很多,读起来是十分精彩的。

  例如阮籍:

  容貌瑰杰,志气宏放,傲然独得,任性不羁,而喜怒不形于色。或闭户视书,累月不出;或登临山水,经日忘归。博览群籍,尤好《庄》《老》。嗜酒能啸,善弹琴。当其得意,忽忘形骸。时人多谓之痴,惟族兄文业每叹服之,以为胜己,由是咸共称异。([3],卷49,列传第19,本传,1359页)

  再如嵇康:

  康早孤,有奇才,远迈不群。身长七尺八寸,美词气,有风仪,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饰,人以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恬静寡欲,含垢匿瑕,宽简有大量。学不师受,博览无不该通,长好《老》、《庄》。与魏宗室婚,拜中散大夫。常修养性服食之事,弹琴咏诗,自足于怀。([3],卷49,列传第19,本传,1369页)

  二人的共同点:任性不羁、远迈不群。博学多能,尽显时代风流“博览群籍,尤好《庄》《老》”,是音乐家兼演奏家,又是著名的诗人、文学家,甚至嵇康还会打铁。他们都真的是做到了博学而且多能。

  南朝齐梁时的刘勰说:“魏之初霸,术兼名法。傅嘏、王粲,校练名理。迄至正始,务欲守文;何晏之徒,始盛玄论。于是聃周当路,与尼父争塗矣。”[4]这些人“术兼名法”“校练名理”“聃周当路与尼父争途”“始盛玄论”……此时的士大夫、读书人,从两汉经学独尊儒术中解放出来,面向先秦的诸子百家,尤其倾心于《老》《庄》,追求道法自然、思想解放和个性解放。于是,魏晋玄学兴起。这正是时代对多人出现“博学”记述的合理诠释,而“博学”也成了魏晋时期的时代风尚,成了“个性解放”“思想解放”的代名词。

  《晋书》列传中这类“博学”之人,所在多有。魏晋两代重臣荀勖:“……博学,达于从政”。他是文学,《全晋文》曾收录其作品,明代张溥辑有《晋荀公曾集》。他还是音律学家“正笛声乐家之论,尽称为优。”[5]其孙荀绰也是“博学有才能,撰《晋后书》十五篇,传于世”。([3],卷39,列传第9,本传,1158页)

  著名文学家傅玄:“少孤贫,博学善属文”。([3],卷47,列传第17,本传,1317页)

  晋武帝近臣,文学家何劭:“博学、善属文、陈说近代事,若指诸掌”。([3],卷33,列传第3,本传,999页)

  西晋宗室司马繇也是:“有威望,博学多才”。([3],卷38,列传第8,本传,1123页)

  其他如李熹:“少有高行,博学研精,与北海管宁以贤良征,不行。累辟三府,不就。”([3],卷41,列传第11,本传,1188页)刘寔:“少贫苦,卖牛衣以自给。然好学,手约绳,口诵书,博通古今。清身洁己,行无瑕玷。郡察孝廉,州举秀才,皆不行。”([3],卷41,列传第11,本传,1190~1191页)华恒(华表之孙):“博学以清素为称,……死之日,家无余财,唯有书数百卷,时人以此贵之。”([3],卷44,列传第14,华表传,1262~1263页)

  此外还有束晰:“字广微,阳平元城人,……博学多闻,与兄璆俱知名。少游国学,或问博士曹志曰:当今好学者谁乎?志曰:阳平束广微好学不倦,人莫及也。”([3],卷51,列传第21,本传,1427页)郄诜:“博学多才,瑰伟倜傥。”([3],卷52,列传第22,本传,1439页)华谭:“博学多通,在府无事,乃著书三十卷,名曰《辨道》,上笺进之,帝亲自览焉。”([3],卷51,列传第21,本传,1453页)张载:“性闲雅,博学有文章。”([3],卷55,列传第25,本传,1516页)刘耽:“博学,明习《诗》、《礼》、三史。”([3],卷61,列传第31,刘乔传,1676页)①温峤:“性聪敏,有识量,博学能属文,少以孝悌称于邦族。”([3],卷67,列传第37,本传,1785页)

  这种以思想解放为实际内容的“博学”,当然也影响着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许多科学家。

  例如著名的地图学家裴秀就是:“博学强记,无文不该”。“渡辽将军毋丘俭尝荐秀于大将军曹爽,曰:生而岐嶷,长蹈自然,玄静守真,性入道奥;博学强记,无文不该。”([3],卷35,列传第5,本传,1038页)

  博物学家郭璞:

  璞好经术,博学有高才,而讷于言论,词赋为中兴之冠。好古文奇字,妙于阴阳算历。有郭公者,客居河东,精于卜筮,璞从之受业。公以《青囊中书》九卷与之,由是遂洞五行、天文、卜筮之术,……([3],卷72,列传第42,本传,1899页)

  炼丹家葛洪:

  洪少好学,家贫,躬自伐薪以贸纸笔,夜辄写书诵习,遂以儒学知名。……时或寻书问义,不远数千里崎岖冒涉,期于必得,遂究览典籍,尤好神仙导养之法。……后师事南海太守上党鲍玄。玄亦内学,逆占将来,见洪深重之,以女妻洪。洪传玄业,兼综练医术,凡所著撰,皆精核是非,而才章富赡。([3],卷72,列传第42,本传,1911页)

  天文学家虞喜:

  喜少立操行,博学好古。……太宁中,与临海任旭俱以博士征,不就。复下诏曰:“……会稽虞喜并洁静其操,岁寒不移,研精坟典,居今行古,志操足以励俗,博学足以明道,前虽不至,其更以博士征之。”……内史何充上疏曰:“……伏见前贤良虞喜天挺贞素,……傍综广深,博闻强识,钻坚研微有弗及之勤,处静味道无风尘之志,高枕柴门,怡然自足。”([3],卷91,列传第61,本传,2348~2349页)

  天文历法家何承天,受母亲影响:自幼“儒史百家,莫不该览”。生平著述甚多,在何承天之前,“《礼论》有八百卷,承天删减并合,以类相从,凡为三百卷,并《前传》、《杂语》、《纂文》、论并传于世。又改定《元嘉历》,语在《律历志》”。“承天素好弈棋,……太祖赐以局子。……承天又能弹筝,上又赐银装筝一面。”([6],卷64,列传第24,本传,1710页)

  历算学家祖冲之自述:

  臣少锐愚尚,专功数术,搜练古今,博采沈奥,唐篇夏典,莫不揆量,周正汉朔,咸加该验。罄策筹之思,究疏密之辨。至若立圆旧误,张衡述而弗改;汉时斛铭,刘歆诡谬其数,此则算氏之剧疵也《乾象》之弦望定数《景初》之交度周日,匪谓测候不精,遂乃乘除翻谬,斯又历家之甚失也。及郑玄、阚泽、王蕃、刘徽,并综数艺,而每多疏舛。臣昔以暇日,撰正众谬,理据炳然,易可详密,此臣以俯信偏识,不虚推古人者也。([6],卷13,志第3,306页)②

  医药学家、炼丹术士陶弘景:

  幼有异操。年十岁,得葛洪《神仙传》,昼夜研寻,便有养生之志。及长……读书万余卷。善琴棋,工草隶。

  性好著述,尚奇异,顾惜光景,老而弥笃。尤明阴阳五行,风角星算,山川地理,方图产物,医术本草。著《帝代年历》,又尝造浑天象,云“修道所须,非止史官是用”。([7],卷51,列传第45,本传,743页)

  据今人统计,陶弘景毕生著作约80余种,内容涉及:儒、道经典、天文、历法、地理、兵、医、本草、炼丹、文学、艺术、史学等方面。[8]

作者简介

姓名:杜石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