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域外史学
反思“文明”的学科定位与概念
2018年09月05日 09: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姚晓丹 字号

内容摘要:法国许多高等教育机构的对外研究专业涵盖了以外国和区域性语言、文学、文化与文明为研究对象的学科。有学者认为,不应该再将“文明”作为一个学科与其他学科并列。她们认为,法国学界和有关机构应该重新思考“文明”作为一个学科的定位,或进一步明确它的概念和研究方法等。在外国和区域性的语言、文学、文化和文明这一大类下,与“文明”有关的学科主要包括历史学、社会学、政治学、法学、经济学、地缘政治、视觉和表演艺术研究、媒体研究及文化研究。他表示,“文明”作为学科的存在,确实促进了跨学科研究的发展,有助于培养跨学科的教师和研究人员,鼓励人们探索与某种语言相关的地域的独特之处,让人们通过对相关语言的深入了解进而研究更多问题,同时深入了解书面和口头表达的各种细微差别。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法国许多高等教育机构的对外研究专业涵盖了以外国和区域性语言、文学、文化与文明为研究对象的学科。然而,近年来,这种分类方式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有学者认为,不应该再将“文明”作为一个学科与其他学科并列。8月26日,法国索邦大学美国历史与文明教授娜塔莉·卡龙(Nathalie Caron)和巴黎第十大学美国历史教授卡罗琳·罗兰-迪亚蒙(Caroline Rolland-Diamond)在“对话”网站发文表达了类似观点。她们认为,法国学界和有关机构应该重新思考“文明”作为一个学科的定位,或进一步明确它的概念和研究方法等。

   作为学科分类被长期使用

  卡龙表示,在法国,自20世纪60年代末起,人们开始用“文明”一词来指代既不属于文学分析又不是为了获取掌握语言需要的工具而进行的教学和研究活动。这些教学和研究活动不属于语言学、音韵学等学科范畴,但是它们能够深化人们对某种语言或某些文学作品背景知识的了解。

  这种变化是从法国历史学家费尔南·布罗代尔(Fernand Braudel)开始的。作为法国历史教学改革框架内的一项活动,布罗代尔与其他两位学者一起撰写并出版了名为《当今世界:历史与文明》的教科书,并在这本书中介绍了“文明”的概念。布罗代尔借鉴了“文明”一词在19世纪的意义,也就是“一群人或者某一个时代的人的集体生活的所有特征”,认为文明的定义与人类的各种科学活动相关,它可以是“空间”“社会”“经济”或者“集体心态”等。他使用了复数形式的“文明”一词,希望能以这个概念为开端,促进开展一种“新的”历史研究,一种全面的、跨学科的、将长期因素作为主要考量对象的研究方式。

  与此同时,“文明”(单数形式)这个词也进入了法国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用来代表历史学等各类与特定地理区域有关的社会科学课程。在外国和区域性的语言、文学、文化和文明这一大类下,与“文明”有关的学科主要包括历史学、社会学、政治学、法学、经济学、地缘政治、视觉和表演艺术研究、媒体研究及文化研究。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文明”作为一个学科选项出现在法国教师资格考试中。要想成为外语教师的候选人,必须在文学、文明和语言学三个选项中选择一个,各高校也会招聘“文明”专业的教师。

  概念内涵尚未确定

  法国图尔大学日耳曼与斯堪的纳维亚语言和文学专业讲师阿兰·比多(Alain Bideau)对本报记者表示,随着时间的流逝,尽管“文明”一词已经成为一个通用术语,它的学术用途超出了布罗代尔最初设想的范围,但它并没有真正地转变成一个学科或知识领域,仍然只是一种研究对象和实践集合。“文明”这个学科的内涵一直没有得到仔细琢磨和明确。尽管许多学者进行了个人性的尝试,但是并没能从整体上解决“文明”作为一个学科在教学和研究框架方面遇到的方法论挑战。

  不仅如此,由于“文明”一般会被归入语言学院系,而其涵盖范围又非常广泛,往往也会引发“文明”专业研究与其他专业研究互相冲突的情况。例如,由于“文明”涵盖了对历史的研究,所以部分院校在“美国文明”专业内设置了“美国历史”研究方向和讲席,但这无形中造成了对于同一领域两种不同研究方式之间的竞争。

  比多认为,“文明”作为一门课程或研究方向,并不是以相同的历史文献学习、档案处理和历史分析为基础。尽管历史在“文明”中占有重要地位,但并没有占据垄断地位。正如布罗代尔所想的,“文明”可以涉及在某一种语言占有主导地位的空间或文化中人们能考虑到的各种可能性。因此,在“文明”分类下,按照地域划分不同专业时,除了历史、语言以外,学生还会学习涉及社会学、政治学和法律的课程,以及与文化、城市、电影、媒体等各种研究有关的课程。这些课程涉及许多社会科学学科,且可以自然地渗透进任何开放的知识领域,让知识点变得分散。

   是否继续使用有待反思

  比多表示,人们在发展“文明”这一学科的过程中,没有将有关学科研究方法的课程作为它的基础。例如,如何进行档案研究,如何调查、收集和分析经验数据,如何阅读图像等。

  卡龙和罗兰-迪亚蒙认为,人们坚持使用“文明”一词作为学科名,一方面因为这个词已经被广泛使用和接受,另一方面难以找到别的词代替它。然而,人们经常将“历史”“文化”“文明”等词语放在一起使用,这不禁让人思考,应该如何理解“文明”与“文化”的关系?“文明”不能涵盖“文化”吗?

  他表示,“文明”作为学科的存在,确实促进了跨学科研究的发展,有助于培养跨学科的教师和研究人员,鼓励人们探索与某种语言相关的地域的独特之处,让人们通过对相关语言的深入了解进而研究更多问题,同时深入了解书面和口头表达的各种细微差别。但是,“文明”这个术语涉及的内容过多,让人感觉它是拼凑起来的。它想要包含的东西太多,以致最终什么都覆盖不了。因此,有必要对目前的做法进行反思,或者停止将“文明”作为一个学科,或者针对已经出现的问题进行修正,明确“文明”的概念、研究方法等。

作者简介

姓名:姚晓丹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