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原创首发
一位学人的信仰——纪念张剑平教授
2017年02月17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宋学勤 字号

内容摘要:张剑平教授离开这个世界已经一年了,他是带着对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坚定信仰离开这个世界的!作为一位马克思主义史学的研究者,他先后撰写了《新中国史学五十年》(学苑出版社, 2003年)、《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研究》(人民出版社, 2009年)、《新中国历史学发展路径研究》(人民出版社, 2012年)、《史学与思想文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5年)。在对郭沫若等一批马克思主义史学家的评价上,不为学界成见所囿,认真研读他们的著作,实事求是地给与评价,充分肯定郭沫若、范文澜等老一代史学家对于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贡献以及他们应有的历史地位。记得在一次学术会议上,针对“马克思主义过时论”,他发言指出,马克思主义是发展着的理论,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历史学的新发展,是创建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学的重要路径。

关键词:师兄;学术;马克思主义史学;张剑平;著作;中国历史学;信仰;研究;史学家;郭沫若

作者简介:

  张剑平教授离开这个世界已经一年了,他是带着对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坚定信仰离开这个世界的!

  作为早我三届的同门师兄,他的学术思想我是颇为熟知的,他的学术专著,我保存有多本。在我的书架上,一直放着4本剑平师兄的专著,其中最后珍藏的一册是他病后赠与的。有时站在书架前,随手翻书时,总是有意无意地打开看一眼,每次打开这几本厚厚的书,都感觉甚为沉重,心中都深感惋惜,师兄走得太早了!

  记得2015年4月初师兄来北京医院手术时,我与导师陈其泰先生及师母一同前去探望,听他的家人讲,师兄是正在上课时突然晕倒,而后送到医院才查出得了严重的疾病。当此之时,为了不让他增加心理负担,病情是瞒住师兄的。但是,转过脸的瞬间,我们在场的人都偷偷地落下了眼泪。那时师兄的精神还很好,对自己的病很乐观,也很健谈,与导师聊了很多,还说等手术出院后还要去参加几个学术会议,把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的几个课题做好,同时雄心勃勃地谈了他未来几年的学术规划。当时我在一旁默默祈祷,但愿手术能够成功,帮助师兄实现他的学术梦想。从医院回来后,经常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师兄的病情,但是每次听到的消息都令人难过,没成想,天不假年,病魔如此无情,不到一年的时间,便夺去了师兄年轻的生命!噩耗传来,痛哉扼腕!

  我与师兄的交往主要是在学术会议期间。几乎每次参加史学理论的会议都会遇上师兄,而且每次遇上基本上都会聊到最近在做的学术课题,在撰写的学术文章,谈他的学术心得,聊他的学术规划,新近出了什么著作。每次从他的大会发言以及小范围聊天中,都能够感到一个鲜活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形象,深深感到他对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坚定信仰和炽热情怀。他多次把他的学术专著赠送给我,也多次推荐我阅读他的学术论文。为征求剑平师兄的意见,我也在专著出版或论文刊出之际送给他,有两本书正是在会议期间送给他的。通过交往,我深切感到,在当今中青学人中,张剑平师兄应是极富学术个性的一位学者,从他身上全面展现了一个马克思主义学人的坚定信仰。可以说,现在的中青学人中,像他那样有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的人,难能可贵。作为一位马克思主义史学的研究者,他先后撰写了《新中国史学五十年》(学苑出版社,2003年)、《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研究》(人民出版社,2009年)、《新中国历史学发展路径研究》(人民出版社,2012年)、《史学与思想文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年)。这4本书都是围绕着新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而作,从中可以窥见师兄治学之勤奋,也让人特别感佩于他对于马克思主义史学的真挚热爱与契而不舍的钻研精神。马克思主义史学是导师陈其泰先生耕耘多年且影响最大的研究领域,从一定意义上讲,张剑平师兄也是很好地继承了导师治学旨趣与治学精神的一个好弟子,也是导师最为中意的弟子之一,是我们的楷模!

  当前,由于各种思潮的影响,学界专门从事马克思主义史学研究的中青年学人队伍规模不容乐观,张剑平师兄应算是最杰出者之一。但凡听过师兄学术会议上的发言,或读过他的著作的人,都会对张剑平师兄有这样一个评价:这真正是一个我手写我口,我口言我心的学者。

  师兄尤其擅长品评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家及其史学著作。在他的著作中,认真探讨了李大钊、郭沫若、范文澜、吕振羽、翦伯赞、侯外庐等,也涉及吴玉章、何干之、尹达、刘大年,以及新中国成立以后运用马克思主义研究史学的吴晗、童书业、罗尔纲、白寿彝、漆侠等学者的学术成就。师兄的字里行间洋溢着对这些马克思主义史学家的敬仰。我相信,师兄在研读这些大家的著作时,在与他们对话的过程中,其思想境界也受到了非常的洗礼。对于一些备受争议的人物或问题,他总是敢于亮剑,旗帜鲜明地有理有据地提出自己的学术见解,去捍卫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尊严。他对新时期以来有人借口新中国无学术大师,对以郭沫若为代表的早期马克思主义史学家肆意贬低和恶意诋毁,大肆抬高民国时代的学术大师等种种学界状况甚为不满,他在著作中一一澄清。在对郭沫若等一批马克思主义史学家的评价上,不为学界成见所囿,认真研读他们的著作,实事求是地给与评价,充分肯定郭沫若、范文澜等老一代史学家对于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贡献以及他们应有的历史地位。

  针对当前一些对马克思主义非难与质疑的声音,剑平师兄都给予了有力的驳斥。记得在一次学术会议上,针对“马克思主义过时论”,他发言指出,马克思主义是发展着的理论,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历史学的新发展,是创建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学的重要路径。他是这样讲的,也是这样做的,他潜心研究新中国历史学发展路径研究,也是有一种使命意识,他认识到中国历史学发展的危机之所在,曾多次在论著里阐释他的想法,他说,如何正确认识和评价新中国历史学,既是一个学术史的总结问题,更是关乎中国历史学健康发展的重要现实问题。他撰文呼吁,要考察唯物史观对新中国成立以来历史学发展的推动,要区别马克思主义与教条主义的区别;研究新中国史学发展路径,一定要注重唯物史观问题,要探讨唯物史观的学理层次,产生了怎样的研究方法?以唯物史观为主线,以什么路径去分析历史,产生了怎样的结果?唯物史观又面临着怎样的挑战,如何适应时代去发展唯物史观? 他认为,如果有人对唯物史观指导下的马克思主义史学采取简单化的全面否定,对于中国历史学的发展有百害而无一益。所以他在著述中对很多学者对唯物史观的质疑与责难一一进行了有力的辩驳。

  师兄是2015年3月病倒的,他的最后一部著作《史学与思想文化》是2015年6月出版的。他在这部著作的后记中这样写道:“倘能因为自己的几部学术著作和数十篇论文,为中国历史学的发展贡献绵薄之力,为民族的振兴和文化的繁荣做点有益的贡献,我将感到满足和自豪。”我想,师兄做到了,实现了他的心愿。信仰是一个人精神生活的最高追求,也是灵性生命的最高境界。从这点而言,张剑平师兄生命虽然短暂,但确是厚重的。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

  于2017年2月12日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