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学问人生
陈其泰:犹忆湖畔畅叙时——怀念张剑平
2017年02月14日 08:3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其泰 字号

内容摘要:作者以马克思主义史学的成就、曲折和当前开拓进取的态势为中心,以‘上编:十七年马克思主义史学的成就和曲折道路’、‘中编:围绕马克思主义史学命运的抗争’、‘下编:新时期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开拓进取态势’, 30余万字的篇幅。

关键词:延安时期;马克思主义史学;史学;剑平;中国马克思主义

作者简介:

  张剑平教授离开我们已经快一年了。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我却每每感到他仿佛并没有离去,他红润的、微笑的面容时时浮现于眼前。有一次,筹办“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学术研讨会”的一位同志打电话告知准备开会的事,我当时的第一反应竟是“张剑平应该参加”!但如今一切都成为过去,只有深深的怀念萦回心头……

  我与剑平的交往是由通讯开始的。记得大约1998年秋冬之际,当时我正从事范文澜学术思想的研究,经资料检索,知道延安大学张剑平发表有范文澜延安时期史学研究的论文,因我一时找不到原刊杂志,便客气地给他写了一封信,烦请他寄赠复印件以供参考。结果很快便收到回信,由此我得知他的主要经历,大学本科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到延安大学任教,中间又回到陕西师大读研究生,还曾到北京大学进修。他利用在延安工作的有利条件,通过查阅延安时期报刊、档案资料,得到了一些有价值的材料,有的确能补其他相关论著之所缺。此次鸿雁传书,便是我们交往的开始,我由此更初步了解到剑平在专业学习上很有志向,我对此尤为看重。又过了一段时间,剑平来信表示有志于考取北师大史学理论与史学史专业博士生,经过努力,他实现了目标,于2000年9月正式成为史学所一名博士研究生。

  此后三年整,就是我们师生在北师大校园经常论学的时期。进校后,经过数次深入交谈,我为他设计了《新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发展道路》作为博士论文题目,这既符合剑平已有的学术准备,同时更因为处在世纪之交,对新中国五十年史学发展道路进行系统的总结和反思,实属必要。剑平充分认识到论题的意义和任务之艰巨。三年之中,他全力以赴地投入,首先的困难是材料丰富而分散,搜集、整理的任务异常艰巨,往往是每隔几天,剑平就要到我家中,以无法抑制的兴奋讲他到哪个图书馆有新发现,以及由此得出的新思考。我们有在读的三届博士生定期举行的“读书科研交流会”,他也常常借此发言汇报读书所得。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在十三陵水库旁的一次师生长谈。那是2002年“五一”长假期间,因为前一年7月,沈颂金从史学所毕业后到中国政法大学(昌平校部)工作,挚于师生友谊、同窗友谊的他安排大家到十三陵水库郊游。那天日丽风和,天空湛蓝,空气清冽,现在回想起来尤其感到是难得的享受!记得那天,已毕业的博士和在读的博士生除几位因事未到以外,参加的共有8个人,张剑平当时是博士生二年级。我们先约齐从北京城区坐公交车到昌平市区,颂金接到我们,然后到十三陵水库大坝上欣赏水库美丽的景色,大家拍了许多照片。根据颂金的安排,午餐就在水库边野餐,然后大家开始爬山,颂金在头两天已登山探好路线。到了山脚下,这些生龙活虎的年轻人一溜小跑争先而上。我因膝盖不好,对大家说不爬山在山下等他们。剑平见此情形,便执意要陪着我在山下小路上蹓跶。一个多小时工夫,我们一会儿来回漫步,一会儿坐下休息,两人始终围着剑平博士论文的进展交谈,对于研究内容如何拓展,一些关键问题的评价如何把握分寸,谈得尤为深入,谈到很有风趣之处,两人不禁朗声大笑,笑声引起远处行人回过头来张望……

  此三年中,剑平搜集材料之丰富和论文研究范围拓展之宽度,都有些超过我的预想,最后他完成的字数约有31万字。此间,他还在《浙江学刊》《中国图书评论》《延安大学学报》等报刊上发表了《论范文澜太平天国史研究的价值——兼论新时期关于太平天国和曾国藩的评价》等论文。2003年6月初,剑平进行了论文答辩,由于材料丰富扎实,内容开掘深入、分析恰当,创新性突出,得到各位答辩委员的充分肯定。这是第一次对新中国五十年史学的系统性探索,也是青年学者张剑平经过多年苦学之后向学术界贡献的一部佳作。我曾在此书出版的序言中作了如下的评价:“张剑平同志完成博士论文《新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发展道路》,选题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学术价值。作者以马克思主义史学的成就、曲折和当前开拓进取的态势为中心,以‘上编:十七年马克思主义史学的成就和曲折道路’、‘中编:围绕马克思主义史学命运的抗争’、‘下编:新时期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开拓进取态势’,30余万字的篇幅,较为全面地分析和总结了新中国五十年史学演进的历程。课题研究有很大难度,作者面对的是浩繁的著作、论文和史料,问题不但复杂纷繁,而且相当敏感,如何归纳、分析、总结、评价,对于研究者的驾驭能力和理论分析能力是很严峻的考验。而他在三年学习期间真正做到发奋用功,迎难而进,全力以赴,心无旁骛,这不仅就勇于从事这一课题的研究来讲非常难得,而联系到当前学术界存在相当严重的浮躁风气来讲更为可贵……论文的核心是论证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发展道路,总结其经验和曲折,论述唯物史观指导对于历史研究的重要意义,作者是处在唯物史观受到责难和挑战的背景下从事此项研究的,表现了理论的勇气,甚为难得。论文的基本观点和对诸多问题的认识具有说服力。对于新中国五十年史学的全面论述,本论文是第一次,因此在本学科中具有学术前沿的价值。”

  以上我对剑平博士论文的评价经过此后时光的检验,证明并无人为拔高之处。剑平论文的出版,还有点小花絮。他2003年6月博士毕业,应聘到河北农业大学社科部任教,此后数月,我很关心其论文的出版,他在毕业离校时告诉我,已有一家出版社愿意出版,但只是口头上同意。到了8月下旬,出版之事还未落实。于是,我先将情况与学苑出版社郭强副编审沟通,并立即告知剑平:学苑出版社愿意以相当优惠的条件出版此书,你如同意,可直接与之联系。就这样,学苑出版社在9月初接到剑平书稿之后,不到一个月,便完成了此书的出版工作(书名应编者要求改为《新中国史学五十年》),其出书之神速堪称惊人!郭强同志当时只有40余岁,却很有出版行家的眼光和魄力,他们社为繁荣学术事业出版了大量好书,此书在极短时间内印成、发行仅为其中一例。《新中国史学五十年》一书出版后很快售完,出版社于2006年初又重印了1500册。社会反响极好,报刊上相继发表书评予以充分肯定,《当代中国史研究》发表的邹兆辰教授撰写的书评赞誉此书是“展现半个世纪中国史学发展的真实画卷”。十几年过去了,该书在近年出版的学术著作中仍有较高的引用率。

  2006年,剑平申报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新中国历史学发展路径研究”获得立项,经过课题组(有邹兆辰、贾俊民教授等)的辛勤努力,完成了研究计划,于2012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专著,字数达68万。该书的主要特色是,将历史学的发展与社会环境、学术思潮和社会思潮的变迁紧密联系起来考察;论述的主要内容围绕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发展这条主线展开,而又采用多学科交叉研究的方法,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中共党史,以及考古学、民族学等领域的新进展也都有深入的评析,见解独到。

  剑平为人宽厚,笃于情谊,坚定乐观,勇于克服困难,关中人的质朴正直和学者的进取精神在他身上都有生动的体现。我们长期有密切联系,经常在书信、电话中交谈学术问题。他每次从保定来京,即使再忙,也要抽时间到北师大看望老师。他送给我一件河北定窑白釉瓷枕,摆在我的玻璃柜里,胖娃娃的可爱造型堪称艺术珍品,每次我看到都会自然地想到剑平的暖暖情谊。他曾因研究何之学术思想而拜访过何先生夫人刘炼教授,由此结下忘年交,剑平有新书出版就要登门给她老人家送去。2006年10月初,剑平和课题组在保定组织了一次学术研讨,邀请庞卓恒、李根蟠、沈长云教授和我们到会座谈,为课题的开展贡献意见。会后组织大家参观白洋淀水上抗日游击队活动旧址,剑平为我们详加讲解,至今难以忘怀。

  严谨求实的执着追求,是剑平作为学者最鲜明的特点,也是对人们最具有启迪意义的优良品质。他参加研讨会、座谈会,都要事先准备好稿子发言。他还曾参加由我主持的教育部重点人文社科研究基地重大项目“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成就”研究,此后又参加了瞿林东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唯物史观与中国历史学”研究工作,都十分认真地完成所承担的任务。2015年3月,他不幸查出脑瘤,因病情迅速发展,来北京住院治疗,到4月14日,在北京医院接受切除手术,手术时间长达8个小时。当剑平手术后醒来时,他首先想到自己在此之前,已经答应中国社科院历史所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研究室的邀请,要作一次讲座。他的身体情况这么差,而态度却格外坚定,这使他爱人戴晓洁女士万分为难。最后经医生同意,他于5月14日拖着病弱的身体坚持应约作完这场讲座,剑平的坚强毅力令在场的人无不动容!由于剑平原本身体壮实,出院后有爱人悉心照顾,他本人情绪乐观,每天坚持打太极拳,因而身体一度恢复得不错,脸色红润,8月底9月初,他还为学生上课。尤其迸发出他生命最后光彩的一件事是:这一年9月份,社科院世界历史所要举办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研讨会,剑平大约是在六七月份收到邀请函,他竟一点也不考虑到自己的疾病,怀着对研讨会主题的高度关切和满腔热情,在短时间内奋笔撰成《中国近现代史领域的历史虚无主义》一文,以电邮提交给会议筹备处。文章以鲜明的观点,充足的论据,列举出近些年来种种歪曲近现代史重要事件和人物活动的错误看法,以犀利的分析给予有力的澄清,理直气壮,逻辑严密。最终剑平因病情恶化未能到会,会议主办者对他论文的价值高度重视,单独将文章交给《中国社会科学报》发表,产生了良好的反响。这是剑平的绝笔之作,是他对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作出的最后贡献!

  2016年2月22日,剑平英年早逝。他的一生虽然短暂,但却充实而有光辉。在他去世后一年中,他所热爱的史学理论与史学史专业,又得到蓬勃的发展,他所真诚信仰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定将在中国大地和全世界,绽放出更加绚丽的花朵!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