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史学评议
赵杰:“14年抗战”还原的是历史真实
2017年02月11日 09:19 来源:沈阳日报 作者:周贤忠 字号

内容摘要:1995年,他创作《抗战从这里开始》纪录片脚本,提出了中国抗战应包括东北6年抗战的观点。

关键词:抗战; 14年抗战;义勇军;日军;抗日义勇军

作者简介:

  专家小传:赵杰 辽宁省政协文化和文史资料委员会顾问。

  他是研究东北义勇军抗战史的专家。1986年,他到省政协工作后,通过接触大量文史资料产生一个想法:中国抗战不止8年,“九一八”之后的东北6年抗战也应包括其中。在省政协工作的的31年里,他坚持存史资政,用史实说话,不断考证着“14年抗战”的观点。1995年,他创作《抗战从这里开始》纪录片脚本,提出了中国抗战应包括东北6年抗战的观点;1998年,他申请了“抗日义勇军与《义勇军进行曲》关系”课题,深入研究义勇军的抗战史,完成《国歌的故事》《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九一八”全记录》《起来》《血肉长城——义勇军抗日斗争实录》等作品,为“14年抗战”观点提供了丰富的史料;2001年,他在省两会上提出“关于在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建立国歌墙”的提案,建议确立义勇军在中国抗战中的历史地位,强化“中国抗战从九一八事变开始”的认知。

  2月9日,记者来到辽宁省政协见到了赵杰。

  他说,今天心情不太好,因为前一天他刚去了趟抚顺平顶山惨案纪念馆,国人的累累白骨似乎还萦绕在他脑际,日军的侵华罪行让他心生悲愤。尽管此前去过多次,但他到现在还有这样的情绪波动。记者能感觉到,他是一位容易沉浸于历史的人。他告诉记者,“14年抗战”提法还原的是历史真实。

  义勇军是“14年抗战”组成部分

  赵杰从事文史工作31年,走遍了辽宁的几十个市、县、区视察义勇军斗争的遗迹遗址,发掘义勇军史料,并联合吉林、黑龙江、上海、河北等省市及沈阳、长春、哈尔滨等市政协文史部门征编义勇军史料,对义勇军抗日斗争历史有全面的了解。

  他说,自己生活、工作在辽宁,深知东北人对“九一八”留有的深刻记忆和感受。很多不了解那段真实历史的人认为东北人做了14年亡国奴。其实不然,东北是沦陷14年,可东北人的抗日斗争也持续了14年,而且是在极其艰苦卓绝的境况下进行的。从“九一八”当夜开始,东北民众自发组织起来抗日,浴血奋战。据史料记载,东北抗日义勇军在东北各地达几十万之众,除58路义勇军和20余支队外,还有许多如农民抗日军、山村队、民团等抗日武装。义勇军主要由共产党员、工人、农民组成,但也包括了社会其他成分:军人、警员、官员、职员、知识分子、市民、士绅地主,还有绿林人物。无论这些人出身如何,目标是共同的,即:赶走消灭日本侵略者,还我大好河山。

  东北抗日义勇军是“14年抗战”的重要组成部分。毛泽东1945年就在《论联合政府》中谈到:“国民党政府采取了不抵抗政策,但是东三省的人民,东三省的一部分爱国军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或协助之下,违反国民党政府的意志,组织了东三省的抗日义勇军和抗日联军,从事英勇的游击战争。这个英勇的游击战争,曾发展到很大的规模,中间经历过许多艰难挫折,始终没有被敌人消灭。”

  在七七事变前,站在抗日最前线血战的就有东北抗日义勇军和后来的东北抗日联军。这就是历史的真实情况。

  “14年抗战”的提法早在2005年就已经被中国学术界认定。

  2005年9月3日,胡锦涛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1931年九一八事变是中国抗日战争的起点,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局部抗战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现在,“东北6年抗战”研究更是被重视起来。对于2017年春季教材全面落实“14年抗战”概念,赵杰表示,这是历史回到本原,有侵略就有反抗,学者只是促成了“14年抗战”概念的形成,终归还是还原历史的真实。

  大量史实支撑“14年抗战”观点

  在九一八事变前,因东北形势日趋紧张,辽宁省警务处长兼沈阳市公安局长黄显声经请示张学良,在扩充各县公安队编制建立地区公安联防区的同时,按3至5个县划片,将全省警察合编,连同所属的公安部队,统编为12个总队。1931年9月初,黄显声就以警务处长的名义,将存放在沈阳的20万支枪、100余万发子弹发给全省58个县的公安队。正是这批枪支弹药,武装了后来迅速组织起来的包括义勇军在内的民众抗日队伍。

  九一八事变当夜,黄显声闻讯后立即命令公安部队进行抵抗。他与赶来的王以哲商量对策。黄显声说:“公安各分局部队将尽力支持,非到不能抵御时,决不放弃驻地。”又说:“沈阳城区不能打,就把队伍拉出去打,一定要和日本鬼子干到底。”东北军撤走后,独立作战的公安部队在黄显声的指挥下与日军展开激烈的巷战,至21日才退出沈阳,撤往锦州。位于铁西的公安六分局只有30多名警察,他们与日军拼力死战,双方肉搏达3个小时之久,后因弹尽援绝而被日军攻入,“数十健儿,悉被日军杀害。挖胸洞腹,肝脑涂地,尸体横陈于局门外者,多日无人掩埋,状极惨烈”。9月23日,张学良电令将东北的军政中心迁往锦州,设立辽宁省政府行署,黄显声以警务处长名义主持工作。得到张学良默许后,黄显声开始组织民众参加抗日,部署各地成立武装民团,鼓励和支持退役及潜回家乡的原东北军军官组建抗日义勇军。仅仅2个月时间,抗日义勇军就达30多路,四五万人,均接受黄显声调遣。因此,黄显声被后人赞誉为“血肉长城第一人”。

  打起抗日义勇军旗帜的高鹏振,是辽西绿林首领,报号“老梯子”。“九一八”之夜,他正隐匿在沈阳养伤。枪炮声中,他得知因东北军执行不抵抗命令,日军已占领沈阳的消息后,愤慨不能自已,立即星夜兼程赶回辽西,邀集各路首领,于1931年9月27日成立了东北民众抗日救国军,被公推为司令。数月之间,队伍发展到2000多人,在辽西边蒙等地与日军喋血奋战,进攻车站,切断铁路,伏击鬼子,击毙敌人。1932年初,在新立屯击毙活捉日军53人,其中就包括击毙不破少佐。高鹏振部队的抗日斗争一直坚持到1937年,因他被叛徒杀害而失败。高鹏振的诗句“孰知土匪能御侮,哪晓百姓也杀敌。保卫家乡当义勇,轻骑纵马战辽西”曾长久在辽西流传。

  日军占领沈阳后,惨遭屠杀和蹂躏的沈阳民众不畏强暴,纷纷组织和参加义勇军,手持大刀、长矛、扎枪、鸟枪、洋炮等原始武器,同拥有飞机、大炮、坦克的日军进行英勇顽强、不屈不挠的斗争。义勇军除在沈阳外围与敌人作战外,从1932年1月到1939年2月,还曾先后17次攻打沈阳,袭击兵工厂、飞机场。其中,1933年7月,李兆麟领导的抗日义勇军进攻沈阳,烧毁东塔飞机场飞机27架;1938年4月16日,打入飞机场的义勇军便衣队破坏敌机20余架;1938年8月,在奉天造兵所工作的爱国志士组织“三十七友会”在东塔飞机场火烧了日军从德国购进的32架飞机。

  马子丹为义县刘龙台首户,1931年10月组织队伍抗日,不惜倾家荡产,购买武器弹药给养部队,任东北国民抗日救国军独立第八师师长,先后两次率部攻打义县县城。1932年6月,马子丹抓住了著名的日本特务石本权四郎,并不顾日寇派人利诱威逼,坚决将其处死,这就是震惊日本朝野的“朝阳寺(即上园)事件”。1933年4月,马子丹在与日军作战时牺牲,年仅39岁。

  1932年1月9日,日军第八师团骑兵联队长古贺大佐率部100余人向锦西进犯,在锦西县城西被当地预先埋伏的锦西西路民团全歼,留守县城的10余名日军和派往锦州领取弹药给养的松尾小队27名日军也被潜入城内的民团和东路民团全歼。

  白子峰是开原县八道岗子村的首富,“九一八”后,他亲自上街敲锣晓谕众人,将正待收割的庄稼散给乡亲,变卖家产,参加他的至亲、东北讲武堂七期毕业生栾法章组织的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军,任副司令,其侄白朴林为参谋长,其次子白朴珍为营长。队伍进攻开原,全歼八棵树日军守备队,火烧上甸子汉奸武装。日伪军出动1万多人围剿他们,栾法章和白子峰将队伍化整为零,隐蔽各地。白朴林、白朴珍1933年9月中先后被捕,在严刑逼供下宁死不屈,被日寇扔进狼狗圈喂了狼狗。9月21日,白子峰因汉奸告密落入魔掌。敌人招降不成,连续动用十几种酷刑逼供5天,白子峰眼睛瞎了,腿打断了,体无完肤,全无人形。在如此残酷折磨下,敌人得到的只有痛骂。汉奸在招数使尽的情况下给白子峰下跪,苦苦哀求白子峰说出几个抗日救国军将士的名字好去向日本人交差,白子峰不为所动,还以大骂。几百名抗日救国军将士得以保全。同年9月27日,一无所得的敌人将白子峰活埋,时年57岁。

  赵杰说,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阎宝航在九一八事变发生后10个月时写的《东北义勇军概况》中提到,当时辽宁已有义勇军20万,提到“义勇军之战绩”150多次,他还在文中说,因“消息不灵,兹编所录,要不过百分之一”。

  国歌是义勇军英勇抗战的写照

  赵杰还是较早研究义勇军与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关系的学者。赵杰表示,义勇军英勇抗战,用“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的事迹,成为田汉、聂耳创作《义勇军进行曲》的灵感源泉。

  任何文艺作品都是与时代紧密相连的,是作家对生活认识的反映。《义勇军进行曲》作为电影《风云儿女》主题歌,其产生的原因和经过,也是如此。1933年冬天,对祖国和民族的前途充满忧患意识的田汉以长城抗战为背景、以流亡上海的东北青年为主角,撰写了《风云儿女》剧本,表现了中华民族奋起抗击外敌入侵、收复失土的决心。《义勇军进行曲》即其主题歌,由聂耳谱曲。这首歌蕴涵着田汉和聂耳多年来尤其是“九一八”以来的历史感受,也蕴涵着义勇军的英勇气概和爱国精神对他们的感召。他们深刻理解并准确开拓了歌曲的主题和内涵,具有高昂的时代激情和雄伟的民族气魄。《义勇军进行曲》诞生经过的细节虽然存在一些争议,但歌曲通过站在抗日最前线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将士,向处于“最危险的时候”的中华民族发出了最后的吼声,“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它激励和鼓舞中国人民抗战的斗志和信心。

  赵杰表示,东北民众的抗战表现出来的,是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是我们中华民族反抗外来侵略的民族大义。他们是我们民族的光辉典范,理应得到歌颂和敬佩。历史不是人说的,是用生命写就的。回顾历史的时候,真实才是民族的精神。

  沈阳日报、沈阳网记者 周贤忠/文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