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史学评议
日本人历史观的深层分析
2015年05月21日 10:55 来源:《东北亚论坛》 作者:崔世广 字号

内容摘要:近年来,日本否认和美化侵略历史的逆流不断升级,与德国在历史问题上的立场和态度形成了巨大反差。抵制批判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翻案活动,防止历史悲剧重演,是包括日本人民在内的世界人民的共同责任。

关键词:日本人;日本;侵略;德国;历史问题

作者简介:

  [摘要]近年来,日本否认和美化侵略历史的逆流不断升级,与德国在历史问题上的立场和态度形成了巨大反差。日本的错误历史观,既根源于战后处理的不彻底,也受到政治气候变化的深刻影响,与日本的民族文化心理也有着内在关联。抵制批判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翻案活动,防止历史悲剧重演,是包括日本人民在内的世界人民的共同责任。

  [关键词]日本;历史问题;政治右倾;文化心理;中日关系

  [作者简介]崔世广,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华日本哲学会副会长,中华日本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日本史学会常务理事。

 

  随着日本以修改战后和平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等为主要表征的“正常国家化”不断提速,历史问题也成了日本特别想超越的问题,近年来由日本挑起的中日在历史问题上的尖锐冲突,就是一个明显的证明。如何在变化了的国际环境中,应对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不断挑战,对我们来讲也是一个棘手的课题。在这样的背景下,本文尝试对日本人的历史观做一些深层分析,其现实意义应该是显而易见的。

  一、日本:在应忏悔的历史面前

  众所周知,日本在近代走了一条不断对外侵略扩张的军国主义道路:1874年进犯台湾,1894年挑起甲午战争,1910年吞并朝鲜,1931年策动“九一八”事变,1937年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941年发动太平洋战争。可以说,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魔爪遍及整个亚太地区。

  日本军国主义的对外侵略、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亚洲各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据统计,仅日本侵华战争就给中国人民造成3500万人的重大伤亡,其中死亡2000万人;如果按1937年的比值计算,直接经济损失1000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5000亿美元。在侵华战争期间,日本侵略军在中国各地不仅残酷镇压抗日志士,还大肆屠杀无辜平民,犯下了种种骇人听闻的暴行:在侵占南京时,屠杀中国军民30 多万人;在抗日根据地实行“三光”政策;还有令人发指的细菌战、化学战;等等。日本对亚洲其他国家的侵略与殖民统治的暴行,同样也是罄竹难书。

  那么,日本在战后是怎样面对这一历史的呢?

  在战后初期的一段时间内,由于日本战败和处于美军占领之下,日本不得不接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以及在各交战国设立的战犯审判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审判。美国虽然不想追究天皇的战争责任,但也不能不对日本的战争罪行进行一定程度的清算。但是随着冷战时代的到来,美国出于自身战略目的考虑,不顾中国、苏联等反法西斯主义主要国家的反对,开始策划缔结片面媾和条约来结束日本的占领状态。1951年9月8日,日本与美国等国家签订了“旧金山和约”,该条约于1952年4月28日正式生效。但就是在这一偏袒日本的媾和条约第11条中,也明确记载:“日本接受在日本领土内外之‘远东国际军事法院’,与‘联盟国战争罪刑法院’之判决,并承诺将执行就前述拘禁于日本之日本国民之判决。联盟国对前述拘禁犯之赦免、减刑与假释,基于单一或多数联盟国政府之个别考量,或基于日本政府之建议,得不予执行。受‘远东国际军事法院’判决确定者,除经法庭之联盟国政府代表多数议决,以及基于日本政府之建议,得不予执行。”[1]从这里可以看出,当时日本政府是以国际条约的形式向世界承认那场战争的侵略性质以及应该受到的审判的。

  但是,尽管日本政府以国际条约的形式对外承诺接受东京审判的判决,但在国内非但没有认真地考虑过要对侵略历史进行反省和谢罪,还于1953年在日本第十六届国会上,修改了以对旧军人进行补助为目的的《援护法》。根据这一修改后的法律,对受刑战犯的遗族也发给“遗族年金”。此后,靖国神社与日本政府厚生省串通一气,不仅将受刑的乙丙级战犯①亡灵祭祀于靖国神社,还于1978年10月17日,趁举行例行“秋祭”时,正式把14名甲级战犯的灵位放进了靖国神社,这为以后靖国神社问题的出现埋下了伏笔。另外,日本政府还在国内一直公然进行与东京审判内容相反的教科书审定。日本文部省从战后初期就建立了以行政手段审查教科书内容的体制,露骨地对教科书内容进行干涉。1958年,日本政府对教科书审定基准进行修改,为“教科书问题”的出现埋下伏笔。

  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后,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做法不断被曝光,受到国际舆论的广泛谴责。1982年,日本文部省篡改历史教科书,删改和淡化有关侵略的记述,酿成第一次教科书事件。当时,修改后的日本教科书把侵略他国的行动说成是“进入”,激起了亚洲各国的愤慨。由于国际社会与日本国内的强烈批判,内阁官房长官宫泽喜一发表“宫泽谈话”,提出在日本教科书内容审定时不应刺激亚洲邻国。1982年11月份,日本在教科书审定基准中增加了一项“邻国条款”,表示“在处理我国与亚洲近邻各国之间近现代史的历史事件时,要从国际理解和国际协调的角度予以必要的考虑”。1985年8月15日,中曾根康弘作为首相正式参拜靖国神社,受到中韩等亚洲国家强烈抗议,中曾根也不得不中止了参拜。1993年8月4日,围绕慰安妇问题,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发表了“河野谈话”,承认日本二战期间原日本军队直接或间接参与了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的运送,以及强征“慰安妇”史实,并表示反省道歉。1995年8月15日,即在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50周年的纪念日,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发表了有名的“村山谈话”。该谈话承认日本过去实行了错误的国策,日本的殖民统治和侵略给许多国家特别是亚洲各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和痛苦,并表示要深刻反省历史、吸取历史教训。①按照1949年1月19日生效的“远东国际军事审判条例”对战争犯罪类型的规定,甲级战犯是指违犯了第五条甲项“对和平的犯罪”的罪犯,乙级战犯是指违犯了乙项“通常的战争犯罪”的罪犯,丙级战犯是指违犯了丙项“对人道的犯罪”的罪犯。在日本,甲级战犯、乙级战犯、丙级战犯一般被称为A级战犯、B级战犯、C级战犯。

  当然,日本政府的历史认识主要是出于政治现实主义的需要,是在当时多种因素相互作用下造成的,并不是对侵略战争的彻底反省。而且,就连这样的有限进步,也受到各种右翼势力的百般阻挠和破坏。正是在右翼势力的阻挠下,在战后50周年之际,日本众议院通过不伦不类的所谓“不战决议”,由于其未能正视侵略战争的历史,遭到了日本和世界各地舆论的强烈谴责。与此相联系,日本在战后由国家对战争中阵亡者的遗族等给予了高额补偿,但一直拒绝对原殖民地的随军“慰安妇”、被强制服劳役者等以国家的名义给以正式赔偿。另外,就是在1995年,日本的一些政治家公然跳出来歪曲历史,否认和美化过去的侵略战争,如原国土厅长官奥野诚亮、原法务大臣永野茂门等,这些人与民间右翼势力一起,竭力抵制日本国会通过“不战决议”,曾掀起过一股不小的逆流。

  1996年以后,随着日本政治的右倾化,否认侵略历史的势力更是日见嚣张。从2001年开始,小泉纯一郎作为首相连续6年参拜靖国神社,对日本与中国、韩国等邻国的关系造成了恶劣的影响。近年来,日本政界否认和美化侵略历史的逆流不断升级。2013年5月,日本维新会代理党首、大阪市市长桥下彻公然表示在当年战争中“慰安妇”制度是必要的,为战前日本军队的“慰安妇”制度辩护;2013年12月,安倍晋三作为首相参拜靖国神社;2013年至2014年,在靖国神社的春秋大祭期间,日本上百名众参两院议员参拜靖国神社;等等。联系到近年来日本的一系列新动向,这必然引起日本国内正义人士和国际舆论的极大警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