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世界史
托勒密君主的钱币改革与王朝奠基之路
2019年10月29日 09:31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戴鑫 字号

内容摘要:在世界古代经济史领域,持续近百年的原始主义与现代主义之争是20世纪世界古代史研究中最著名的论战之一,其中有关希腊化时代埃及的钱币与经济则是分歧最大的。希腊化时代埃及钱币的发行与流通是一个划时代事件。在法老时代,埃及以实物交换为主要贸易方式,从未大量发行钱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世界古代经济史领域,持续近百年的原始主义与现代主义之争是20世纪世界古代史研究中最著名的论战之一,其中有关希腊化时代埃及的钱币与经济则是分歧最大的。现代化派的代表俄裔美国历史学家罗斯托夫采夫认为,托勒密王朝实行垄断式经济管理,钱币体系是其计划经济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剑桥大学古代史教授芬利持原始主义观点,他反对古代国家有制定经济政策的意图和做法,认为钱币发行只是政治现象,对经济的影响非常有限。在今天看来,罗斯托夫采夫以埃及中部法雍地区的芝诺档案为依据,片面强调埃及经济与现代经济的相似性,推论有以偏概全之嫌,计划经济一说无法令人信服。芬利则因为忽视纸草文献和希腊化时代的经济变化,而遭到纸草学家的批评。近年来,随着被芬利忽视的钱币学、铭文学以及纸草学不断发展以及跨学科研究方法的应用,讨论不再局限于区分古代经济与现代经济的差异,学者们开始重新审视希腊化时代埃及钱币扮演的政治与经济角色。

  希腊化时代埃及钱币的发行与流通是一个划时代事件。在法老时代,埃及以实物交换为主要贸易方式,从未大量发行钱币。但托勒密王朝(公元前305年至公元前30年)建立后,在雅典银本位的基础上,于大约一个世纪中建立起独特的金、银、铜三钱币体系,逐步实现了货币化,成为古代经济史中的一个突出现象。

  托勒密家族为何无视埃及传统,坚持在埃及发行钱币?这固然有继承亚历山大传统的因素,但也有着明显的政治动机。公元前323年,亚历山大病逝,他的庞大帝国因继承人孱弱面临分裂危机。托勒密占据埃及,私自募兵,控制铸币厂,越权发行钱币,开启了王朝的奠基之路。新发行的亚历山大币沿用了传统制币标准和经典图案:金币斯塔特和银币四德拉克马正面是披着狮皮的青年赫拉克勒斯头像,背面凸显端坐于王座之上的宙斯,右手持鹰。钱币成为挑战摄政王佩狄卡斯权威的象征和政治武器。不久之后,托勒密计夺亚历山大遗体,葬之于亚历山大里亚城,引发帝国内战。佩狄卡斯被击败后,托勒密控制的埃及实际处于独立状态。约公元前319年,托勒密强化先主亚历山大的埃及色彩,呼应亚历山大阿蒙神之子的神化宣传,发行新银币,取代上一版四德拉克马。新币正面展现亚历山大戴象盔、耳旁伸出阿蒙神角的新头像,暗示亚历山大是一位埃及神祇,间接捍卫了托勒密的合法统治和继承者身份。

  公元前306年的萨拉米斯海战成为一个重大转折。托勒密舰队几乎全军覆没,埃及门户大开。独眼龙安提贡取胜后称王,并举兵入侵埃及。存亡之际,托勒密被部下拥戴为王,正式以托勒密一世之名铸造金币和银币,表明自己不再是亚历山大的总督,而是一国之主。金币正面是托勒密一世戴着马其顿王冠的头像,背面则是亚历山大驾着大象战车的形象。国王头像居于钱币正面在希腊化世界或为初次,积极的政治宣传提升了士气以及托勒密的国际声望。随后,托勒密击败入侵者,盟友罗德岛也大受鼓舞,虽遭安提贡大军包围,却坚信托勒密的支援,竟在援军未至的情况下奇迹般坚守一年,让围城者德米特里乌斯无功而返。

  在托勒密一世建立王朝过程中,钱币也起到了调节经济、增加收入的作用。尤其是海战失利之后,筹募资金重建舰队成为最紧迫的工作之一。托勒密一世遂改革币制,废弃希腊化世界通行的阿提卡银币的重量标准,命亚历山大里亚城的王室工厂铸发新币,重量由17.2克减至15.7克。国王在埃及和海外属地强制推广新币,禁止阿提卡银币在其势力范围内流通。与埃及进行贸易的外国商人,必须按照托勒密王朝的汇率兑换埃及钱币,方便埃及国王赚取差价。

  几年之后,托勒密一世又进行改革,重新设计了钱币上的图案,增加他的名字,神化色彩也更为浓厚。他首次发行了三斯塔特面额的金币,价值60银德拉克马。钱币正面依然是托勒密头像,但背面改为一只鹰立于闪电之上。或许是出于经济竞争的考量,他继续发行银币,但新银币重量降至14.27克,更接近腓尼基标准。这或许意味着埃及增强了与迦太基以及其他腓尼基城邦的贸易联系。另一方面,四德拉克马多次减重之后,限制了银币外流,有利于国王保持银的供应。埃及的银币标准由此确立下来,并沿用至王朝终结。

  大约在同一时期,托勒密王国开始大量发行铜币,以弥补贵金属钱币的短缺。埃及市场上同时流通金、银、铜三种金属钱币,可依照官方规定的汇率进行兑换。铜币的发行是希腊化时代独一无二的现象,与埃及经济发展状况密不可分。这不仅增加了王室的收入,也保证了市场上有充足的钱币流通,维持行政系统的正常运转。

  托勒密二世时代,早期的钱币政策得以延续并发展,钱币开始在王室宗教和税收上扮演重要角色。公元前272年,托勒密二世和王后阿尔茜诺二世并称兄妹神,发行了更大的1明纳版金币,价值100银德拉克马。正反面分别是国王和王后以及父母托勒密一世和贝莱尼斯一世的叠放头像。一年多之后,王后离世。托勒密二世为她设立祭仪,征收赋税,发行10德拉克马银币。钱币的正面是阿尔茜诺二世头像,饰以阿蒙神之象征羊角,背面印有王后尊名与神化的头衔,图案为王权带缠绕的双丰饶角,盛满粮食和水果,象征丰产,使人联想到女神伊西丝或赫拉。后代君主继续发行这些钱币,同时也沿用类似的设计,为纪念女性王室成员发行新钱币。

  托勒密二世还开启了为纪念战争胜利发行钱币的先河。在赢得第二次叙利亚战争之后,他印发了正面为自己头像的银币,并且只在新征服的地区流通,似有宣示主权之意。到托勒密三世在第三次叙利亚战争中大败劲敌塞琉古,托勒密王国的钱币已通行于小亚细亚沿海城邦以及色雷斯等地,钱币上的托勒密三世以肩披狮皮的赫拉克勒斯形象出现。

  为增加收益,托勒密二世于公元前264年推行了钱币税收改革,钱币充当了地方经济整合的重要媒介。改革增加了果园税和人头税等。王室的代理人取代神庙成为地方经济的重要组织者,希腊私人资本涌入埃及,钱币作为税收结算以及支付报酬的重要方式,迫使当地人参与到国家商品经济中,钱币在埃及经济中的重要性日益提升。在推行改革过程中,国王还发行了新铜币,正面为具有希腊和埃及混合元素的戴桂冠、耳旁伸出羊角的宙斯—阿蒙神头像,背面是栖息于闪电之上的两只鹰。王国还发行了更大币值的铜德拉克马,重量达到72克,是前朝发行铜币的两倍。这些铜币主要在希腊城市以外的地区流通。托勒密王朝统治下的叙利亚、腓尼基、塞浦路斯以及一度独立于王国之外的昔兰尼等地,均接纳埃及新铜币。

  至此,托勒密王朝发行的钱币范例、流通模式大致定型,延续至王朝终结。托勒密一世开创了王朝,托勒密二世则在其基础上进一步奠定了国家的框架。早期君主通过数次钱币改革维持了强大的舰队、海上帝国、希腊雇佣军和行政系统。军事上的成功以及政策上的延续性保证了埃及税收货币化进程的完成,钱币支撑起王国的经济和财政体系。托勒密家族逐步完善法律、公证以及类似于现在的信托、银行等机构,长时间维持了钱币流通体系和粮食价格的稳定,建立起长达近三百年的统治。

  (作者:戴鑫,系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戴鑫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