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史家论史
学科渗透与历史学的边界 ——文化史学之学科渗透及其边界
2016年12月29日 08:38 来源:《史学理论研究》 作者:焦润明 字号

内容摘要:文化单元、文化模式、文化变迁、文化交流、文化冲突、文化认同、文化融合、文化整合与文化选择、文化转型、文化误读等文化学的概念与范畴,不仅是文化史学借以进行学科架构的骨干和基础,亦是文化史学亟须探讨的问题域之核心。从大的角度看,东方文化、西方文化、基督教文化与佛教文化、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等都是不同的文化模式。大凡有文化交流和文化冲突的地方就必然会有文化自信与文化自恋、文化危机、文化自觉、文化认同与文化融合。文化危机主要是强势文化对弱势文化压迫和冲击下产生的,当来自强势文化对弱势文化的冲击,影响并威胁到了弱势文化原有的生存法则,甚至强烈感受到这种威胁将改变自身文化存在状况之时,必然要引发弱势文化一方的危机意识。

关键词:史学;学科;冲突;研究方法;变迁;文化交流;探讨;融合;群体;架构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焦润明,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中国的文化史学科发韧于20世纪初。1914年,上海科学书局出版了林传甲撰写的《中国文化史》。1921年,梁漱溟出版了《东西文化及其哲学》。梁启超曾在1926年前后著有《中国文化史》及《文化专史及其作法》等文。梁启超是在20世纪初对文化史学的学科内涵与学科边界理论探讨较多的学人之一。1936-193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由王云五等主编的《中国文化史丛书》五十余种,体例庞大,内容丰富,几乎囊括了中国文化史的大部分内容,算得上是民国时期文化史学研究之集大成者。其后亦有学者在文化史专论方面进行著述探讨。遗憾的是,1949-1976年的较长时间内,有关文化史学的内容鲜有论述。20世纪80年代,随着思想解放和文化热的兴起,文化史学应运而生,各种文化史成果层出不穷,还成立了专门招收文化史学的博士硕士点培养高级专门人才。1998年,于沛先生主编《现代史学分支学科概论》,并在该书的第二章对“文化史学”学科进行了初步的理论探讨。

  新世纪以来,学术界对文化史学的个案专题研究多有讨论,但对文化史学的学科内涵及理论探讨建树不大,多有文化史具体内容的叙述,鲜有文化史学理论的深入探讨。以近年来的《中国史学年鉴》为例,“文化史学”没有成为一个独立栏目,相关内容多被“思想史”和“社会史”所吸纳,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是文化史学所涉内容过于宽泛,难以确定边界;二是文化史学在学科范式及涉及文化史学科重大理论架构方面没有取得重大突破。故在新时代条件下重新探讨文化史学的理论问题,成为史学研究之急务之一。

  一、文化史学概念及学科边界

  文化史学是历史学中的一门边缘交叉学科。它是一门用文化学理论和范畴建构起来的,以人类历史上的文化现象作为研究对象,主要探讨人类文化的发展变迁及演变规律的历史学与文化学等学科相交叉的分支边缘学科。用文化理论及其各专门学科中一切有用的工具去研究人类历史演进中的文化现象,当是该学科成立、延续和发展的前提。

  文化是文化史学的核心概念,其内涵和外延决定了文化史学的架构。目前学术界关于文化的界定多达二百余种,①但大体可分为广义与狭义两种,即主张文化应包括思想文化与物质文化的广义文化和仅限于思想风俗艺术等范围的狭义文化两大类。文化是人类群体在特定时期形成的思想、理念、风俗、习惯、行为及其物化事物符号系统的全部体现。笔者主张广义文化,从结构上应分为价值观念文化、制度文化与器物文化三个层面。价值观念为文化之核心,它决定文化的属性和本质。总之,文化概念内涵的倾向性以及范畴的确定,决定文化史学架构的取向性以及学科研究方式之不同选择。从而导致文化史学研究的多样性及差异性。

  从近几十年文化史学研究的倾向性来看,大体上分为两大类:一是按照传统的部门文化进行研究。也就是按照原有知识体系习惯划分的政治、经济、社会、军事、教育、文化等部类为标准,只选取其中的“文化部分”进行研究。这种研究方式只注重选择研究整个人类历史中的“文化”部分,其他部分一概忽略不管,该研究方式的好处是争议小,其弊端是不能全景式地考察文化发展演变的整个进程。轻视学习吸收其他各专门学科理论,缺乏运用文化学理论的动力和热情。更严重的是,由于相关学者对文化内涵的理解不尽相同,有的理解得过于狭义,只讨论思想观念文化,而不注重物化内容,即使再宽泛也超不出部门文化的规定,从而面对历史演进中涉及军事、经济的文化现象缺乏阐释能力,表现在学术上,不是无视就是束手无策。以“文化部分”作为文化史学的研究领域,严重地限制了该学科的发展。二是运用文化理论及其各个专门学科中一切有用的工具去研究、解读人类历史文化现象,探讨人类历史上各国各民族各历史发展阶段文化的演进过程及其规律。这是笔者所主张的文化史学研究方法,借此也可以与历史学及各个专门学科进行区别。②其优点是能够宏观地考察人类文化发展演变的全貌,它不仅要研究人类文化中的思想观念,更要研究观念的物化形态。例如,从马车、汽车到飞机都是人类的器物文化,文化史并不详细考察具体技术本身,而是要考察产生这些技术的社会文化背景、思想观念以及这些先进工具使用后对于各民族文化所产生的冲击、影响等问题。这种研究方式也是今后文化史学研究中应大力提倡的研究范式。

  由于文化史学本质上仍然是历史学科,所以其学科体系必然受到史学本体的制约和影响。然而从学科结构上来看,并不妨碍文化史学形成自己的特点。从结构上看,处于最顶端的第一层次仍然是历史哲学或文化哲学。第二层次为文化理论及方法。文化史学可使用的研究方法内容甚多,除历史学的考证、分析方法外,还广泛采用了其他各专门学科的诸如文化单元划分法、文化模式分析法、代际理论、文化变迁及文化冲突理论方法等。接下来的第三层次是文化史学的具体学科,宏观的有人类整体文化史学,用于描述人类文化整体的演变发展历史;有中观的文化断代史,如古代文化史、近代文化史、当代文化史、东方文化史、西方文化史、欧洲文化史,此外按照民族国家划分的还有中国文化史、印度文化史、日本文化史、英国文化史、美国文化史等;有微观的文化史,主要是指各国的断代文化史,如中国古代文化史、中国近代文化史、中国当代文化史等。文化史学的分支学科也非常之多,如城市文化史、乡村文化史、艺术文化史、风俗文化史、科学文化史、工业文化史、马车文化史、汽车文化史、宗教文化史等。再其下的第四层次是文化史学研究的一般问题。第五个层次是文化史学的一般常识或文化史知识。

  文化史学也是学科之间交叉渗透比较剧烈的学科,其与人文社会科学及自然科学都有交叉。与经济学交叉,就会产生经济文化史;与法学学科交叉就会产生法律文化史;与军事学交叉就会产生军事文化史;与社会学交叉就会产生社会文化史;在自然科学中与环境学相交叉就会有环境文化史;与相关学科相交叉就会有数学文化史、物理文化史、农业文化史、工业文化史等。总之,文化史学的学科边界广阔,凡属文化现象皆可以视为该学科领地。现在研究人类的学科大都是按照学科的自然属性而人为设置的,因此,学科之间的边界很难绝对地分清,只能描述大致的领域。文化史学也是如此。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