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史家论史
我对历史哲学的几点认识
2016年11月08日 16:11 来源:《历史研究》 作者:约恩·吕森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作为一门学科的历史学坚持一种实证的特征,也就是说是要通过一定方法去做研究才能产生知识,并且进而拒绝历史哲学。人们为了理解当下,期盼未来而研究过去的方式存在着根本的文化差异,历史学家的工作就必然一直处于对付认同与他者差异的张力之中。——人性与非人性之间的张力会在感知和诠释人类存在的生活规定条件时,在人类对人性的观念中予以解决,人类必须生活在非人性的条件之下。三、在“历史”定位方面精神上的开拓:实践历史哲学为了真正理解什么是历史,所需要的绝非仅仅是分析历史思维的内容和形式。如果没有历史哲学,就无法获得当前生活实践的未来导向:只有在历史哲学中,过去与当下富有生命力的相互连接才能发挥作用,而这种连接以其各自的方式阐明了史料的和形式的历史哲学。

关键词:历史哲学;生活;张力;历史思维;文化;理解;时间性;叙事;形成;实践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作为一门学科的历史学坚持一种实证的特征,也就是说是要通过一定方法去做研究才能产生知识,并且进而拒绝历史哲学。另一方面,专业历史学总是以已经存在的理解作为其前提,将“历史”看作对象领域,并且将历史性思维作为致力于认识的一种形式。这些前提连同其方法论的认识程式是无法从逻辑的理由中充分地推断出来的。对此,历史学专业更需要对其基础进行反思,而这样的反思又使得这一专业必然接近哲学。人们为了理解当下,期盼未来而研究过去的方式存在着根本的文化差异,历史学家的工作就必然一直处于对付认同与他者差异的张力之中。历史思维构成的实证性维度、形式维度以及功能学维度是我们今天开展历史研究的前提。

  关 键 词:历史哲学/历史学/历史

  作者简介:约恩·吕森,德国艾森大学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何谓历史?对于这一问题历史哲学有着自己的回答。同时,很多学科都与“历史”的主题相关,它们从事着与人或者与其世界的时代变迁的研究,当然最主要的是历史学研究。在此两种思维领域和方式中存在着各种张力。作为学科的历史学坚持一种实证的特征,也就是说是要通过一定方法去做研究才能产生知识,并且进而拒绝历史哲学,如果历史哲学涉及过去的真实事件,而无法拥有可供比较的研究成果的话。另一方面,专业历史学总是以已经存在的理解作为其前提,将“历史”看作对象领域,并且将历史性思维作为致力于认识的一种形式。这些前提连同其方法论的认识程式是无法从逻辑的理由中充分地推断出来的。对此,历史学专业更需要对其基础进行反思,而这样的反思又使得这一专业必然接近哲学。

  在以下的思考中我尝试着对这些前提进行分析。这些思考并非对历史学科在研究中获得的认识有什么争议,而是希望将这一认识放在具有决定意义的准则中进行分析。这些准则必然要由历史思维的三个不同维度来构成:

  (1)第一个维度是实证性的(die empirische)。这里所涉及的是在人的过去中所发生的事情,是所谓既往的活动事迹(res gestae)。作为此类的事件当然还不是历史。对此还需要将这一事件归在一个时间的视角之中,在其中与当下和未来合理且有意义地联系在一起。非常明确的是作为历史的这一时间事件的维度是由这一(完全真实的,即便总是可以引起)时间关联性的想象而推导出来的。这一“对时间进程的想象”(Zeitverlaufsvorstellung)(请允许我这样称谓)具体地表现在对人的生命时间进程的确定之中,这适应于不同空间和时间的所有现象。这里涉及历史的普适性。这一维度在传统上是由所谓的史料(亦即以真实时间事件为主题的)历史哲学来加以阐明的。

  (2)第二个涉及的是形式维度(formale Dimension)。这里所说的是一种特殊的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用这样的方式可以洞察、分析、描述过去时间事件的特性。对此,具有决定性的必然准则是叙述,亦即。历史是一段叙述,是特别对以往事件的时间性特征的叙述。在此,具有决定性意义的精神运作是

  这一维度具体表现在历史性思维和历史性知识的形式之中。在历史理论中,这一维度多半会作为历史描述的类型来加以讨论。从传统上来讲(在历史的叙事性转折之前),这一维度主要是由认识论和分析学理论加以探讨;其后它便落入了语言学和文学理论之手。

  (3)第三是(funktionale Dimension)。这里所涉及的是具有历史性思维的“生命的场景”(Sitz im Leben)。由此出发,这一“生命的场景”的特征必然从根本上予以确定;因为在这一维度之中,历史性思维的形式和内容得以统一。正是借助于这一统一,“生命的场景”在人类的文化之中完成了其特殊的功能:它促成了对人的生命实践的内在和外在的定位,而这一切又都处于时间的内在状态视野之中。

  在中,会将人类生活的面向未来性与人类生活经验的面向过去性结合在一起。人类事件的外部时间进程只有转化为内在定位才能显示出其意义来。这一点使得人类行为的意向性重又指向其时间的确定性。对这一时间的倾向来讲,——这对于人类生活实践的文化定位是最为基本的——具有决定意义的是每一行动着和忍受着的个人的主观性。这一主观性要在人类自我的深层(在个人和社会方面)作出抉择,哪些必然被看作是有意义的。

  (innere Orientierung)所涉及的是,人在其生活的时代变迁中作为能够忍受行动和痛苦的主体而坚持到底,并且发挥其作用。对于历史思维来讲这是具有决定性的角度,人自身在时间上的坚韧性和相关性,常常被称作“”()。为了能够生活,人必须要说明他所处的世界。源自自身的意识,同样也属于这一使生活成为可能的解释。人将自身命名为文化生命的意义需求,总是包含着这样一个问题,人是谁(再一次从个人和社会方面予以说明)。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多半会以历史的方式予以回答。历史中具有决定性作用的对于时间进程的想象,包括人曾经是谁以及是什么的所有经验,同样包括对人的期待,人将会成为什么,以及他想要和能够成为什么。经验和期待这二者将统一在人类生活的时间性意义趋向的一体之中。

  哪里能够发现这一生命的场景?哪里可以在内容和形式方面让过去重又变为活生生的当下?历史性思维在功能明确性方面的根源性是(Erinnerung),而这一历史性思维是建立在其基本原则基础之上的。回忆以精心设计的形式表明自身是在人类生活实践的定位中的文化记忆和意识的成就。这一成就从根本上来讲,为人的自我身份认同的特性及其培养作出贡献,自我的生活也会借此在世界的时间变化中作有效的定位。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