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历史书架
历史的叙述、考证与解释
2020年04月15日 09:08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张向荣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戴逸先生在自述《我的学术生涯》一文里曾说:“历史学家所做的无非是三件工作,第一是叙述历史,第二是考证历史,第三是解释历史。”戴逸先生是清史领域罕见的能够贯通清代各个时期的大家,对戴逸先生的治学领域和风格有所了解的读者都能发现,这句话既是他对历史研究的精辟之论,也是对自己研究成果的高度概括。

  近来发现90多岁的戴逸先生竟然新出了一本小册子《清史三百年》,我感到非常诧异。一则诧异于戴老仍在写作,早在十年前,戴老曾撰文自况:“我……进入老年专嗜清史,几乎摒弃其他书籍于不观,谢绝其他文章而不作,集中精力,专务清史,专写清史”(《我和清史》),如今看来,此言确实不虚;二则诧异于这本清史仅有二百余页、八万余字,须知要做一部清代的通史,这个篇幅可能只够写提纲的,戴老到底会怎么写?写哪些内容?

  于是一口气读完,大为感慨,果然是“神乎其技”,全书没有一句冗余的话,把“叙述、考证、解释”的“历史撰写技艺”发挥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简言以达旨,隐义以藏用

  十几年前,我尚在学校读书,导师为新修清史的缘故在清史所兼职,所以我常常到所里去,也常常见到戴逸先生。只是那时候更多关心一些专业问题,未曾奢望戴逸先生能够为大众读者写下这样一部内容高度凝练,语言通俗易懂,又颇具微言大义的“大家小书”。

  众所周知,“小书”未必易写。把经书里的一两句圣人之言阐发至万言古来常有,但要把一部清史用八万字说清楚,还要写得漂亮、深刻,难度非常大。清史史料浩如烟海,别的不说,仅作为基本史料的《清实录》就有四千多卷,三千五六百万字,考订、研究,殊为不易。此外还有一点,撰述本身也是一种技艺,学术造诣深,未必能写得通俗。所以,只有各个方面都达到很高水平,才能写出这么一本书。

  刘勰曾说过:“或简言以达旨,或博文以该情,或明理以立体,或隐义以藏用。”学问越精深,对文字与思想的把握越熟稔,写出来的文章却往往越好读。戴逸先生这本小书正是体现了“简”与“隐”这两条原则的典范作品。

  首先是简。清史三百年,从满族崛起于东北一隅,到顺治朝入关南下,到康熙朝平定三藩、恢复经济与文治,到雍正朝整顿内政,再到乾隆朝军事、经济、文化上迎来高峰期并逐渐显出颓势,再到嘉庆、道光的转折下坠,终至咸、同、光、宣年间越来越深地卷入近代化历程的浪潮中,清朝终于苦撑不住而迎来共和革命。这三百年间,各种影响重大深远的事件不可谓不多,各种全局性需要剖析的矛盾问题不可谓不深,各种朝廷与地方事务中的细节问题不可谓不杂。作者却将来龙去脉交代得清楚分明,化繁为简。

  其次是隐。繁与简对于写作者来说虽然也是一门技艺,但读者是比较容易辨认的;而显与隐则是更高超的写作技术,这是因为,一方面作者要有水准把握什么地方需要显明以说理、什么地方需要隐藏以示拙,若是要藏,又该藏到何种程度;另一方面也对读者的素质提出了要求,所谓“内行看门道”,即读者究竟能否辨认出作者在哪些地方“隐义以藏用”。

  因此,阅读《清史三百年》,重要的不仅仅是其中的史实,更需要读者从作者的写法里学到更多,从看似不经意处获得言外之意。说到底,怎么读历史书本身就是个老问题。

作者简介

姓名:张向荣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QQ截图20200415090900.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