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历史名人
“科学的”抑或“修辞的”? 再论修昔底德作为历史学家的地位
2017年09月15日 08:23 来源:文汇报 作者:吴晓群 字号

内容摘要:“科学的”抑或“修辞的”?换言之,我们不能简单地从某种近现代的“历史观念”出发去评判古代史家,否则必将难以真正解读古人及其作品,而我们的认识也必将是偏颇的,会犯一种“现代主义者的谬误”。

关键词:昔底德;演说;尼撒战争史;战争;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作者简介:

  虽然,修昔底德的记载不可能没有偏见和不带感情色彩,他有他自己的选择和铺陈资料的方式,但这不等于他是在有意虚构事实。他要从收集和记述当代的具体事件中来体现人类普遍的本性和基本处境,这一任务本身蕴涵了极大的复杂性和内在矛盾。但他毕竟尝试和开创了一种观察和写作人类行为和言说的方式,力图避免虚构和夸张,取证于人类自身的具体事实。

  修昔底德在西方近代历史学家心目中具有崇高的地位,他被称为“科学和批判历史的奠基者”、“第一位真正具有批判精神和求实态度的史学家”等等。然而,20世纪后半叶,一些西方学者却通过分析其著作中大量演说辞以及一些戏剧性场景的描写,提出了和以往截然相反的看法,认为修昔底德的写作实际上是一种文学创作,在其中更多地是带有修辞的成分,而非所谓“理性的”或“科学的”。那么,修昔底德的历史书写究竟是“科学的”还是“修辞的”?这一问题不仅关乎修昔底德的写作风格,更是如何解读古代史家及其著作的关键。

  “科学的历史学家”:《战史》的真实性问题

  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记载的是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和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同盟之间的一场大战,战争连绵27年之久。修昔底德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题材作为其历史创作的对象,据他自己说是因为:“相信这次战争是一个伟大的战争,比过去曾经发生过的任何战争更有叙述的价值。……这是希腊人的历史中最大的一次骚动,同时也影响到大部分非希腊人的世界,可以说,影响到几乎整个人类。”(Ⅰ.1)

  事实上,这场战争不但对当时的历史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而且也对历史学本身具有重要的意义。它被认为是第一次科学地、历史学地被记录下来的战争史实。

  修昔底德以伯罗奔尼撒战争为主题,按时间顺序记述战争的过程。他的著作实际上就是一部专门讨论战争的起因、经过和结果的著作,在书中他告诉了我们有关战争的一切,而几乎将与战争没有直接关联的内容全部排除在外。长期以来,学者们基本上一致认为,修昔底德以理性的态度描写了战争中的事件和人物,英国著名史家伯里说,他的历史书写在“古代世界树立了独一无二的准确性的标准”。

  修昔底德说:“在研究过去的历史而得到我的结论时,我认为我们不能相信传说中的每个细节。普通人常常容易不用批判的方式去接受所有古代的故事。”(Ⅰ.20)这段话通常被认为是修昔底德方法论的陈述,这样严谨求实的态度对于现代史家来说也莫过于此。这话同时也表明,他意识到要记载真正的历史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他必须以更严谨的方式来写作。遵循这一方法,修昔底德力图准确、真实、客观地记载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确,与希罗多德相比,修昔底德对历史的分析更有“人性”的色彩,也更具“理性”。在解释历史事件时,他没有归之于简单的偶然因素或神秘因素,而是致力于从经济、政治和文化等角度探索历史事件之间的因果关系,力图透过表面的现象来分析问题的实质。

  比如,对于雅典,修昔底德指出,当雅典城邦一旦获得统治希腊世界的权力,他们会发现,建立起来的帝国是不能随意放弃的,如果放弃,他们新的生活方式也将毁灭。正如伯里克利所说:“过去取得这个帝国可能是错误的,但是现在放弃这个帝国一定是危险的。”(Ⅱ.63)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帝国已改变了它最初存在的原因,即由最初的害怕被别人统治,到随后的为了荣誉,最后则是利益的需求。由此,修昔底德用恐惧、荣誉和利益分析了雅典帝国存在的理由和它的必然性。

  总之,在修昔底德对事件的分析中,我们已经难以找到任何不可违抗的天神的意志,也没有不可捉摸的宿命的观念,所有的事件都是人类自身活动的结果,他努力把人类历史从神人合一的状态中分离出来。在分析历史事件时,也很少将事件的发生归之于偶然性或表面富丽堂皇的理由。由此,修昔底德不仅在古代就为自己树立了一个真实的历史学家的形象,近代以来的西方史学家对他更是推崇备至,他被认为是古典史家中“最具现代性的”、是“第一位真正具有批判精神和求实态度的史学家”,等等。他所创立的政治军事史的史学范型为西方史学家纷纷效仿,特别是到了19世纪西方历史学专业化的时代,更被德国史家兰克及其学派奉为圭臬,成为西方传统史学的模式。直到20世纪初,他仍被认为是“科学的”历史学的先驱。

  不过,除了在第一卷中,修昔底德曾提及他的资料来自亲身经历和目击者的证词以外,他几乎再也没有说明他资料的来源。尽管如此,他著作的真实性在古代及近代一直没有受到过怀疑。那么,他又是如何做得到真实和客观的呢?事实上,在当时并无任何战地记录,今天也没有其他可证明其真实性的参照,由此,我们基本可以判断,他不可能做到对整个战争的记载都完全真实。从他的著作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他对事情的记载是有选择性的,比如他并未提及提洛同盟中各盟邦需要交纳的经费是多少,而这无疑是很重要的。他还在书中13处引用了当时的文献(主要是在第8卷中),可见他是可以找到一些文献的,但他并没有充分地加以运用,如对一些重要的合约就不曾提及。

  特别是到了20世纪后半期,随着兰克史学的衰落和各种新的史学流派及思潮的产生,一些历史学家开始采用更具批判性的眼光看待修昔底德作品中的客观性和真实性。不少西方学者从修昔底德偏爱使用的演说辞出发,通过分析演说辞的风格、结构和所要揭发的主题对此前关于修昔底德的看法提出了质疑。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