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历史考据
王朝国家的社会控制及其地域差异 ——以唐代乡里制度的实行为中心
2019年11月21日 09:12 来源:《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1期 作者:鲁西奇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乡里制度在不同地区是否得到实行,在多大程度上、以怎样的方式实行,反映了王朝国家对于不同地区的社会控制方式与程度的差异。根据唐代乡里制度在不同地区的实行状况,可以将唐代对其疆域与民众的社会控制区分为4个圈层:第1个圈层是以汉户为主的正州县,较严格地实行乡里制;第2个圈层是以蕃胡夷蛮为主体的正州县,努力实行统一的乡里制度,但其乡里编排或未能全面遵守相关规定,且不稳定;第3个圈层是有版羁縻州县,其首领多以其固有的社会组织管理其部众,并向唐王朝申报所领民户,但也有部分有版羁縻州县编排了乡里;第4个圈层是无版羁縻府州,仍然实行其固有的社会控制制度,且不向唐朝上报户口版籍。唐代对于不同地区的社会控制,本质上乃是“因地制宜”,即根据不同地区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与历史文化背景,而采取不同的社会控制方式。

  关 键 词:乡里制度 社会控制体系 户口版籍 羁縻州县 唐代政区设置

  作者简介:鲁西奇,男,江苏东海人,历史学博士,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唐代地方控制体系,可别为正州与羁縻府州两大系统。正州与羁縻州,不仅是唐代政区设置的两种类型,也代表着两种最基本的统治方式:正州代表着直接统治方式,即王朝国家通过军事、行政、赋税、教育等手段,将其所制订的政治、经济、社会与文化制度推行到其可以直接有效控制的地区;羁縻州则代表着间接统治方式,即对于未能有效、直接控制的地区,王朝国家采取委托或接纳代理人(或中间人)的方式,在维护国家核心利益(如国家政权的合法性与领土完整)的前提下,向代理人“让渡”部分国家权力和利益,委托其作为国家的代理人,代表国家统治或治理相关地区,程度不同地保留其所“代理统治”的地区固有的政治、经济、社会与文化制度和结构。因此,正州与羁縻州对于其管领人户的社会控制方式也是不同的:一般说来,正州县尽可能地实行统一的乡里制度,将民户纳入王朝国家的政治经济与社会控制体系中;而羁縻州则保留其固有的部族编制或其他固有的社会组织,通过其固有的社会组织方式维持其统治秩序。可是,事实上,并非所有的正州县全面地实行了统一的乡里制度,也有一些羁縻州县部分地实行了乡里制度。那么,乡里制度是如何在部分羁縻府州县实行的呢?在编排乡里的羁縻州县,所领户口又是如何统计的呢?其赋役负担如何?此其一。

  其二,从幽并陇右,到岭南剑川,沿边州县居住着诸种蕃胡蛮夷,直到南北朝后期以至于隋唐之际,仍然尚未纳入或未完全纳入王朝国家的控制体系。入唐以后,自武德、贞观,以迄于开元、天宝之世,唐王朝不断开拓边疆,在边地蕃胡夷蛮地区增置正州县,编排乡里,将诸种蕃胡蛮夷逐步纳入王朝国家的政治经济与社会控制体系之中。那么,居住在正州县境内的诸种蕃胡夷獠,是如何著籍、编排乡里的呢?正州县内的蕃胡蛮户的身份、赋役负担情形若何?

  其三,在唐帝国直接统治的疆域内部,存在着一些并未真正纳入王朝国家控制体系或国家控制相对薄弱的区域,这些区域多处于州县交界地区,是王朝国家政治经济体系的“隙地”,或可称为“内地的边区”。[1]为加强对此种“内地的边缘”区域的控制,唐王朝不断在州县交界地区分置新县,编排乡里,将当地土著与亡人一起就地著籍,使之成为可以控制的编户齐民。那么,在“内地的边缘”区域,又是如何开置新县、编排乡里的呢?换言之,王朝国家不断强化对于“内地的边缘”区域的控制,是如何实现的呢?

  中国历代王朝对于广大疆域范围内不同人群、政治经济与社会文化形态各异的不同区域的控制,包括政治控制与社会控制两个层面。所谓“政治控制”,乃是通过军事征服、暴力强制与威胁、行政管理等权力手段与方式,实现对于特定区域范围内诸种人群的人身控制,资源占有、分配和利用;“社会控制”,则是指在政治控制的基础上,以社会关系体系的建构为中心,通过对社会诸种力量的利用、组合,社会资源的分配,将特定区域的社会关系体系纳入政治控制体系之中,使之成为政治控制体系的一部分或同构体,实现社会体系与政治体系的耦合。无论政治控制,抑或社会控制,均需要通过一系列的制度性安排,将不同地区的各种人群“固定”在王朝国家的政治经济与社会文化体系中,使之成为体系的组成部分。

  在边疆地区设置羁縻州县与正州县两种不同的政区,在“内地的边缘”区域置立新县,主要是政治控制方式的运用;而在不同地区不断推行乡里制度,则是王朝国家不断强化对各地区的社会控制。在上述不同地区,乡里制度是否得到实行,在多大程度上、以怎样的方式实行,反映了王朝国家对于不同地区的社会控制的程度——全面实行统一的乡里制度,意味着王朝国家对于该地区的社会控制得到全面加强;若一个地区未能实行乡里制度,而是基本沿用其固有的社会控制方式,则其社会控制权力仍然操持在其固有的权力集团手中。正是基于这一认识,本文即试图考察唐王朝的乡里制度在“有版”羁縻州、开边所置新州县以及“内部的边缘”区域的实行情况,分析唐代社会控制的区域差异性在乡里制度实行方面的表现,以进一步揭示唐代社会控制体系的结构性特征。

作者简介

姓名:鲁西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