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历史考据
徐森玉书札六通所见抗战故宫文物西迁往事
2018年11月23日 08:59 来源:文汇报 作者:雷强 字号

内容摘要:徐森玉致袁同礼先生书札(其一)国家图书馆档案文献中藏有徐森玉先生(1881—1971)致袁同礼先生的六通书札,归于袁同礼先生(1895—1965)卷宗之下此批书信共计六札,均由徐森玉先生亲笔书写,整理者按撰写时间排序,其中前四封为1938年撰写,后两封写于1939年。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国家图书馆档案文献中藏有徐森玉先生(1881—1971)致袁同礼先生的六通书札,归于袁同礼先生(1895—1965)卷宗之下,至今未被学界所知。书札内容多涉及抗战初期故宫博物院文物西迁的辗转经历,据此可知森翁此时的行踪和功业,亦可补欧阳道达《故宫文物避寇记》、郑重《徐森玉》等书的空缺,着实珍贵。

  此批书信共计六札,均由徐森玉先生亲笔书写,整理者按撰写时间排序,其中前四封为1938年撰写,后两封写于1939年。按语部分,故宫博物院简称“故宫”,国立北平图书馆简称“平馆”、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简称“中基会”。

  整理如次:

  一九三八年

  (一)

  守和先生左右:在港连接叔平先生催促往筑之函,于廿一晨启行,不及待台从莅临,至为歉仄。公率领同人入滇之举,想无障碍,但私衷耿耿,驰系万分。宝廿三日抵苍梧,廿四晨乘小轮至戎墟换长途车至郁林宿,廿五日至庆远宿,今日下午抵六寨。庆远以上,山坡益峻,水流益急,路甚难行。怀远之龙江两岸及底均黑石,森如剑戟,亦不易渡也。六寨为粤西入黔之边境,车辆甚少,顷至车站询问,日内恐无车赴筑,奈何奈何。尘装甫卸,特寄此以报踪迹。即请

  钧安

  弟徐鸿宝 再拜

  二月廿六日

  旅店无棹椅,据箱书此,草率不恭

  按:“叔平”即马衡,时任故宫院长,主持文物西迁的工作,“筑”为贵阳简称。1937年11月1日,长沙临时大学正式成立,平馆南下人员与该校合组图书馆亦同时组建,隶属于临时大学常委会,馆长由袁同礼兼任。然而,作为平馆经费来源方的中基会,在其执委会代表司徒雷登的坚持下,认为馆员离平南下是私自的盲目行动,应停止与临时大学合作,结束在南方的各项事务,所有人员须尽快返回北平工作,这与袁同礼继续与临大合作、一同迁滇的主张完全冲突。1938年2月,蒋梦麟、张伯苓、梅贻琦三位临时大学常委联名致电中基会:“前允平馆同人在湘服务,全校师生同深感荷。兹敝校迁滇,务请继续协助。事关学术合作,即乞惠允电覆。”此外,2月4日袁同礼去信身在香港的平馆馆长蔡元培,陈述不愿北返的理由,亦获得完全同意,至此袁同礼及南下馆员的“入滇之举”终于“无碍”。据《陈君葆日记》1938年1月4日记述可知,此时徐森玉已抵港,其后虽短暂离开但该月底又回到香港,颇为了解此地平馆委员对此“南下”之争的态度。苍梧、戎墟(今 名“龙 圩”)、郁 林(今 名“玉林”)、庆远、六寨皆属广西壮族自治区。

  (二)守和先生赐鉴:在六寨候车时曾寄一函,谅先此入照。六寨以上,山路崎岖,千回百折,直至三日晨始抵贵阳。此间房屋简陋,人口大增,古物来此月余,尚存行营,未觅得保藏之处,行营有他用,即须迁出。现拟租民房暂存,修理运徙,仍需时晷也。楚黔相距稍远,情形隔阂。如存放地点,省府始终主张在观音洞,而叔平先生主张在城内,然绝无相当房屋,奈何奈何。计日公已莅港,闻临大在昆明有问题,有迁往蒙自之说,果尔则同人赴滇亦有问题矣,至为驰念,寄上贵州名胜古迹概说一册另封寄,乞詧存。文献征辑馆业已停办,旧书铺祇两家无一可购之书也,容再至外县细访。匆此,即请

  钧安

  弟徐鸿宝 再拜

  三月九日

  同人均此致意

  按:由欧阳道达《故宫文物避寇记》可知,1937年8月14日故宫文物八十箱由水路离开南京,16日抵汉口,转运火车经粤汉铁路至长沙,21日存入湖南大学图书馆。1938年1月12日至2月l0日,该处文物分两批转至贵阳,后暂存城北。观音洞为政府所属意存放处之一,但该洞狭小且常年滴水,极不适宜保存文物。由《吴宓日记》可知,袁同礼率领平馆南下人员从上海经海路出发,3月8日抵达香港,暂借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办公,来往书信皆可寄送该所。“迁往蒙自之说”,盖因临时大学初到昆明时校舍不敷,只得暂将部分师生迁至

  (上接10版)

  蒙自分校,后于同年9月搬回昆明。《贵州名胜古迹概说》由京滇公路游览会贵州分会宣传部编纂,1937年贵阳文通书局印制。

  (三)

  守和先生左右:昨奉手教,敬悉一切。同人赴滇、留港,居处均不宜觅,且物价腾贵,经济自感困难,至为驰念。本馆委员会谈话记录已交寄梅先生阅过,渠所言甚圆融,两面均顾到也。宝二三月份薪水万不敢领,盖现已在故宫支薪,不敢重出,务祈俯允。如赴沪旅资寄到,请交仲章兄为祷。故宫文物由理事会决议,凡不畏潮湿之物,在重庆开掘山洞保存,其畏潮湿之物,在昆明建库保存。宝今日赴渝料理一切,叔平先生已先期赴成都,宝鸡文物即须南迁,能否晤面,尚不可知。宝行年将六十,墓木已拱,决不争权利保地位,惟求国家宝物丝毫不由我等手中失去而已。刚主兄北返,渠曾告宝,当时既未赞同亦未阻止。故函平停薪一节,此时毫无意见,仍候尊裁。希渊先生前日由湘来此,住远东饭店,赴滇尚无定期。倚装肃此,即请钧安

  弟徐鸿宝 再拜

  三月廿九晨五时

  按:“本馆委员会谈话记录”似指3月11日在香港九龙柯思甸道蔡元培宅召开的平馆委员会,出席者有蔡元培、任鸿隽、傅斯年、袁同礼,“寄梅先生”即周诒春,亦为平馆委员会成员之一,“两面”应指馆务兼顾留守北平、与临大合作两端。“故宫支薪”,徐森玉时任故宫古物馆馆长,肩负文物西迁的具体事务,虽未完全脱离平馆但亦无暇他顾,因此不愿两面领薪。“仲章兄”即沈仲章,“赴沪旅资”似指前北返抢救居延汉简的费用,故可转交沈仲章。“刚主兄”即谢国桢,南下后又临时返回北京,袁同礼对此极为愤慨,据《北京图书馆馆史资料汇编》可知,本年3月袁同礼去信留守北京的平馆行政委员会王访渔、张允亮、顾子刚三人,对谢国桢处以停薪;曾任平馆金石部主任的刘节在其1939年3月8日日记中谈及“与袁公已三年未见,观其情形甚佳,惟于刚主颇有烦言,谈及北平诸旧友,并无其他批评”,亦可见此事之严重性。“希渊先生”即袁复礼,袁同礼兄长。(四)

  守和先生赐鉴:宝离筑时曾寄一函,谅邀霁照。顷由刘衡如先生转到惠示,敬悉一一。宝于二日到渝,八日抵蓉晤叔平先生。宝鸡文物七千余箱,现已运至南郑、褒城两处分存,拟悉数再移成都。叔平来此系接洽公路汽车及储藏处所,惟车辆缺乏,房屋无一处空闲者,奔走多日尚无头绪。宝来蓉忙碌异常又助渠设法,川人轻诺寡信,口惠而实不至,故至今不能完全决定也。汽车费约十万左右,储藏处在大慈寺,但其中驻有军队。叔平不日飞渝,留宝在此接头,俟文物第一批运到,仍回贵阳。宜昌文物万余箱,大半已移至重庆,但该处储藏之所至今亦未觅妥。大库地图已陷在南京,查鄂陕两处箱中确无此物,盖运物时纷乱紧张,彼时办理此事人员未接尊处电嘱,不敢轻易运出,惜哉惜哉。宝之薪水此后不敢再领,前函业已陈明。二、三两月二百元已函嘱沈仲章兄如数缴还,万望俯允。蜀中文化发达甚早,故金石甚富,非贵州等处可比 (黔省无一古刻),惟散在各地,自刘燕庭搜罗后,无人继之者,稍暇当加访求。寄上新都出汉画像多种,精美异常。匆此,敬请钧安

  弟徐鸿宝 再拜四月十八日

  诸同人均此致候

  叔平先生住成都东胜街沙利文饭店十号,宝住四川旅行社提督东街廿七号,重庆办事处在大溪沟高家庄胡家花园

  按:“刘衡如”即刘国钧,时随私立金陵大学迁往成都。“宝鸡文物”指故宫文物西迁之北路,前后三批由津浦路至徐州转陇海路运陕,1938年春又运至南郑、褒城二地。“宜昌文物”指故宫文物西迁之中路,前后两批由水路运至汉口,并于1938年1月6日前陆续运至宜昌。“大库地图”指平馆所藏内阁大库旧藏明末清初地图,1936年冬自北京运往南京,暂存故宫南京分院。抗战全面爆发后未能及时运出,1937年底被日军劫持,置于伪图书专门委员会图书馆的地图库中,胜利后绝大部分得以收回,但现藏于台湾。刘燕庭指刘喜海,清代金石学家、古泉学家,曾任四川按察使,极为关注蜀地石刻碑文,撰《三巴金石苑》等书,对后世影响颇大。

  一九三九年

  (五)

  守和先生赐鉴:养病昆垣,诸承照拂,隆情挚谊,感思至今。侧闻台从返滇,博论精研,切实振作,收获良多,欣服无似。宝来安已将一月,建造洞中木质库房,尚未就绪,盖此间工匠玩怠之疾已入膏肓,呼唤无灵,驱策尠效,殊令人烦闷耳。苗夷名称虽繁,大别不过四种,曰苗、曰仲家、曰猓猡、曰犵狫,暇时拟加调查。顷已雇一青苗服役,藉可询问一切。红崖山径崎岖,须库工完毕后,再往探考也。理会决议渝蓉文物悉数疏散,渝物限一个月办竣,蓉物限一个半月办竣。叔平先生已在嘉定西乡安谷镇觅得私人祠宇十余所,又在峨眉县东门外觅得大佛寺一所,容纳二处文物,日来正在交涉船只,准备于最短期间迁往。刘官谔、李光第二君均调往渝中帮助。顷接欧阳邦华来函,劝傅维本兄前往,惜宝股胫之作用尚未恢复,不能胼胝躬与此役,甚自媿恧耳。邓竹筠兄生计异常困难,傥能特予提挈,俾竟所学,感同身受。也是园杂剧目宝曾手写一份,在途中遗失,清华浦江清兄书来借钞,无以应之,求将馆中一份暂假渠一阅。浦君住农校,望通知渠来馆领取为祷。专此,敬请钧安

  弟徐鸿宝 再拜三月廿九日

  馆中同仁均此致候

  按:徐森玉何时罹患腿疾,至今并无确切记录可查。1939年7月26日,徐森玉致叶景葵的信中提到“去岁……秋入黔冬入滇,行车不慎竟至折股,在昆明医院疗治五越月,始能蹒跚拄杖而行”;据傅振伦《蒲梢沧桑:九十忆往》可知,1938年8月28日袁同礼与徐森玉自昆明抵贵阳,中午在庄尚严家聚餐,傅振伦全天陪同,并无行走不便的记录;郑天挺1938年11月24日“诣徐森玉,视其疾”,但须注意到他前一日刚从上海之行中回到昆明。结合以上三笔史料,并查该年立冬为11月8日,笔者推测徐森玉腿伤约在11月初。“台从返滇”非指从香港回抵昆明,实为自渝返滇,3月1日第三次全国教育会议在重庆开幕,袁同礼因公在此盘桓许久。“安”为安顺简称。傅振伦在《蒲梢沧桑》中亦提到因贵阳山洞多潮湿、不便保存古物,1939年1月3日他与同事前往安顺华严洞考察,21日装运古物,翌日运抵安顺。徐森玉于本年3月间抵达安顺,负责督建华严洞库房。刘官谔,抗战前任故宫文献馆第二科科员;李光第,字绍时,抗战前任故宫总务处第二科书记;欧阳邦华即欧阳道达,抗战前任故宫驻沪办事处主任;傅维本即傅振伦。邓竹筠即邓衍林,抗战前任平馆参考组组员,临时大学图书馆从长沙到昆明的撤迁工作结束后自香港奉调入滇。“也是园杂剧目”即“也是园藏书古今杂剧目录”,也是园为清初常熟藏书家钱曾晚年所居别墅的名称,该藏书至民国时存元明杂剧242种,1938年夏经郑振铎、陈乃乾努力最终收归公藏,浦江清时任西南联大中文系教授。(六)

  守和先生赐鉴:前闻台驾返滇,

  曾寄一书,谅邀青照。侧闻馆中新猷旧绩同时并举,声誉四驰,

  论者推为西南第一,欢忭之情不可言状。贱体如恒,股胫之间仍未恢复原状,不识何故。安顺四乡土匪出没无常,前数日距华严洞二里之版桥邨竟遭匪劫。昨日此间有警报,以敲锣为号,殊令人担忧。因戒备起见,

  宝所雇之苗人遂不敢用。当此乱世,虽调查工作亦不易进行也,仍在搜访材料并未怠工。木质库房建筑费不过二千元,屡受叔平先生驳诘,故至今不能开工,慕陵、维本两兄已赴贵阳接洽此事矣。平馆金壬父兄前寄赠宝百元,业已设法汇还。前又由邮局汇来,承邓竹筠兄转来,每次汇费十八元,甚不合算,似不能再行汇还,拟暂收下,将来另设他法还渠。兹将汇票,汇票在金信封内,及信封寄上,求饬人代为取回。宝之图章在房东杨文斋处,兹写一片请饬工友取回或托万稼轩、邓竹筠两兄亦可,或请代刻徐森玉三字章亦可。此款不必汇下,寄存尊处为祷。外间寄宝之款,除邢勉之外,尚有张庽锋一百元、葛仲勋四百元、周仲洁一百元、周叔廉一百元、陈茨青二百元,均已一一璧回,费去汇费甚多。成都寄宝拓片二包,承邓竹筠兄由邮局取得,亦拟暂寄馆中,种种劳神不安之至,铭感万分。晋陵县各碑摹拓已毕工否?甚为念念。贵阳朱汉云住竹桐井、陈志书住三版桥,两家藏书甚富,均毁于二·四炸灾。宝已托人觅其目录,尚未到手。昆市物价日高,竹筠兄境况极为困难,务恳加以救济,不胜企盼之至。匆此,敬请撰安

  弟徐鸿宝 再拜四月七日

  同仁均此致候

  按:“慕陵”即庄尚严,抗战前任故宫古物馆第一科科长,时为故宫驻黔办事处主任。金壬父即金守淦,抗战前任平馆庶务组组长。万稼轩即万斯年,抗战前任平馆参考组组员。邢勉之即邢冕之(邢赞亭),曾就学保定莲池书院、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法律系,解放后出任北京市文史研究馆首任馆长。张庽锋即张寓锋,三十年代初曾任黄郛随从,时亦在西南,1939年底在云南为徐森玉寻觅适宜疗伤的温泉。葛仲勋,1924年曾在北京交易所任候补监事,1941年与徐森玉同为陶剑萍、陈平凡订婚的介绍人。周仲洁,曾任津浦铁路南段浦口特别货捐局局长,后在上海从事房地产业,1943年7月24日“上海特别市房地产业同业公会”合组成立,任首届理事。周叔廉,曾任交通银行副经理。陈茨青,恕笔者寡闻,实不知其行传。“晋陵县”应指昆明西南的晋宁县,因该地方言发音中N和L不分,且此处颇多碑铭,1939年起平馆派范腾端等人传拓云南各地石刻,详情可参见《图书季刊》新第2卷第1期“国立北平图书馆传拓滇南石刻”一文。朱汉云、陈志书二人应为贵阳士绅,具体生平难考,“二·四炸灾”是抗战中贵阳遭受的一次重大浩劫,全市约七分之一被毁。

  (作者为国家图书馆馆员)

作者简介

姓名:雷强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