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历史教室
碑刻文化与历史记忆
2020年08月21日 10: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岩 顾涛 字号

内容摘要:碑刻是中国古代常见的一种文化载体,它不仅形式多样,而且承载了丰富的社会信息,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碑刻是中国古代常见的一种文化载体,它不仅形式多样,而且承载了丰富的社会信息,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碑刻在我国起源很早,在商周时期,早期的碑刻就已经出现了。刘勰《文心雕龙·诔碑》中的一段话常被用来阐释碑的起源:“碑者,埤也。上古帝皇,纪号封禅,树石埤岳,故曰碑也。周穆纪迹于弇山之石,亦古碑之意也。又宗庙有碑,树之两楹,事止丽牲,未勒勋绩。而庸器渐缺,故后代用碑,以石代金,同乎不朽,自庙徂坟,犹封墓也。”可见在古人心目中,碑刻在上古帝皇时期就出现了,而且还担当了重要的使命。

  从世界上来看,古埃及、古巴比伦等文明在公元前就曾出现过方尖碑等形式的碑刻,但无论是从数量的多少和时代的延续,或是应用的广泛和地位的重要等方面来比较,中国的碑刻文化都是独一无二和最为突出的。我国古代的碑刻不仅出现很早,而且由于在社会生活中被广泛应用,于是衍生出繁多的种类。仅以刻有文字的碑来论,常见的就有功德碑、纪事碑、墓碑、造像题记碑、题名碑、宗教碑、诗文碑、书画碑等。每一类碑又可细分为很多种,如纪事碑就可以根据不同的内容和功能分为几十种类型,如官方的诏书文告碑、民间的修桥建庙碑、乡规民约碑、地界契约碑、祈福求雨碑、家族祠堂碑等,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

  碑刻是多种艺术的结晶。从大量的传世碑刻看,它们的铭文、书法、纹饰、雕刻都颇具文学艺术价值。首先,碑刻铭文是专门的文体,一般形式严谨,构思精巧,语言优美,典雅不俗。许多文人学者都撰有大量的碑文,传颂当时并流传后世,如韩愈撰写的《柳子厚墓志铭》、苏轼撰写的《表忠观碑》等都是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其次,碑刻文字多是书法名家书写,如我们熟知的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颜真卿《多宝塔碑》等。这些作品都是他们的代表作,是当时书法艺术的典范之作,亦是历代学书者的模本。再次,碑刻的纹饰和雕刻也多别具匠心,堪称艺术佳作。

  碑刻是历史记忆的一部分。由于信息丰富,可信度高,碑刻这种“石头上的历史”早已成为重要的文献资料。西塞罗曾说历史是记忆的生命。碑刻如我们所熟知的《史记》等史书一样具有记忆的力量,尤其是那些弥补了史书记载不足的重要历史事件的一些碑刻,更是充实了我们的历史记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每块碑都具有一定的历史知识的可信度,因而具有了历史记忆的客观性和有效性。如反映中西文化交流的唐《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就是一块非常重要的弥补历史记载的纪事碑。景教在中国古代史书的记载中几乎无见,而唐《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则为我们留存了一段珍贵的历史记忆。它是中西文化交流及早期基督教传入中国的最早见证物,是研究古代基督教早期传播到中国并在中国发展的不可或缺甚至是无以替代的文献,也是研究中西文化交往、人民友好往来的珍贵史料,由于其史料价值极高,在2002年已被国家文物局列为禁止出国展览文物。再如2004年在陕西西安附近发现的轰动一时的《井真成墓志》碑,也是一方价值很高的墓志碑。碑文记载了日本遣唐使的真实故事。1200多年前,日本遣唐留学生井真成受日本国派遣赴唐朝都城长安学习,但未及学成归国即在长安不幸去世。当时的唐朝皇帝唐玄宗追赠其官职,予以厚葬并勒石纪念。这方墓志碑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十分珍贵的历史信息,是迄今为止中国发现的唯一有关日本遣唐使的一方墓志实物,对研究古代中日文化交流历史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当然,由于各种原因,也有很多碑刻没有保存下来,其中一些永远地消失了,还有一些碑刻虽原碑消失了,但它们的内容或被记录下来,或以拓片的形式被翻刻复制保留了下来,同样成为可以信赖的历史实证。如626年树立的唐代虞世南书写的《孔子庙堂碑》,原碑在树立不久后即损毁,703年武则天时期曾重刻,但重刻之碑在唐末亦遭毁失,后人根据拓片又进行了重刻。一直留存到今天的还有两种此碑的刻石,使这一关于孔庙的重要碑刻还能以近乎原本的面目留存于世,供人们凭吊瞻拜。

  碑刻不仅记载了大量社会日常的历史文化信息,更重要的是它歌颂和记载了伟大历史人物的功德,这样的历史记忆是铸就我们民族之魂的重要源泉和基因。牢记圣贤和英雄功德,为他们树碑立传是中华民族的一大文化传统,赵明诚在《金石录》的序言中曾言:“自三代以来,圣贤遗迹著于金石者多矣。”绵延不绝、数量众多、分布广泛的功德碑是我国古代碑刻中非常令人瞩目的一类碑刻。在中国众多的名山大川和重要殿堂庙宇旁往往都树立有功德碑,它们记述了各个地方涌现的古代圣贤和英雄,使之与山川大地一样永远为我们华夏儿女所记忆和崇敬。西方历史之父希罗多德认为,历史的目的是使伟大事迹和重大事件的记忆永存。我们的历史需要这样的记忆,今天的时代仍然需要有这样的历史记忆为我们照亮民族前行的方向。

  由于碑刻的历史记忆如此丰富,承载了文化艺术和历史信息,因此,一些重要的碑刻甚至成为具有独特内涵的文化符号,如天安门广场矗立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拉萨大昭寺前树立的唐蕃会盟碑等。许多纪念碑、功德碑和一些殿宇、祠堂、神像一样,已经融入了我们民族的历史记忆之中,这些碑刻也成为意义非凡的文化象征物。一块块充满历史记忆的名碑往往就是一部部值得细细品味和回望的文化史。经过历代的沧桑变迁,这些碑刻成为了我们民族和社会发展重要的历史见证,给予后人无尽的启示和力量。

  历史记忆是人类文化的重要元素,是传统文化秩序的主要支撑,是我们认同感和归属感的重要内核。在大力倡导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和爱国主义的今天,我们应该增强民族历史的共同记忆,增强我们民族的文化认同,这是增强文化自信的必然要求,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要前提。弘扬优秀的碑刻文化,保护碑刻文化资源,将有助于凝聚民族精神,彰显历史文化底蕴,也必将有助于促进新时代社会主义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

  

  (本文系山东科技大学公派访问学者项目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山东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洛阳师范学院美术与艺术设计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李岩 顾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