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考古学
濬县辛村墓地性质新论
2018年09月13日 09: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祁 字号
关键词:青铜器;家族墓地;康国;考古

内容摘要:学界普遍认为它是西周初年到两周之际卫国贵族墓地,笔者则认为该墓地在西周早中期应是康国国君的家族墓地,到西周晚期才是卫国国君的家族墓地。将辛村墓地部分大型墓葬的形制与琉璃河燕国墓地、曲沃北赵晋国墓地、随州叶家山曾国墓地中的大型墓葬进行简单比较,可以确定其形制与燕国、晋国、曾国国君墓葬等级相当,证明辛村墓地也是一处诸侯国国君的家族墓地。学界论述辛村墓地性质时常引用的该墓地出土的西周早期“卫师”铜泡,只能证明辛村墓地所在地在西周早期被称为“卫师”,而不能证明该墓地当时已是“卫国”。辛村墓地从西周初期延续到两周之际,且它在西周晚期是卫国的“公墓”(诸侯国君家族墓地),从逻辑上说,西周早中期的辛村墓地很可能是卫国前身康国的“公墓”,考古发现也可以证明这一点。

关键词:青铜器;家族墓地;康国;考古

作者简介:

  辛村墓地位于河南省鹤壁市淇滨区辛村村中及村东,毗邻淇河,东西长500米,南北宽300米。学界普遍认为它是西周初年到两周之际卫国贵族墓地,笔者则认为该墓地在西周早中期应是康国国君的家族墓地,到西周晚期才是卫国国君的家族墓地。

  辛村墓地与卫国关系

  辛村墓地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被大规模盗掘,流散出土大批重要青铜器,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派郭宝钧前往调查。郭宝钧认为尚有发掘之必要,遂与河南地方合组河南古迹研究会,于1932年春开始,先后进行四次发掘,共发现墓葬及车马坑82座。墓葬分大型墓葬8座、中型墓6座、小型墓葬54座。1964年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濬县辛村》汇集了辛村墓地的发掘成果。

  辛村墓地从西周早期延续至两周之际,最大的考古收获是带墓道的大墓,8座“中”字形或“甲”字形大墓,规模宏大。将辛村墓地部分大型墓葬的形制与琉璃河燕国墓地、曲沃北赵晋国墓地、随州叶家山曾国墓地中的大型墓葬进行简单比较,可以确定其形制与燕国、晋国、曾国国君墓葬等级相当,证明辛村墓地也是一处诸侯国国君的家族墓地。

  郭宝钧认为辛村属于传统的淇卫之地,辛村墓地应是卫国墓地。从文献记载看,《史记·卫康叔世家》中的卫地居“河、淇间故商墟”,《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贰)·系年》称“卫”为“淇卫”,《水经注·淇水注》引《竹书纪年》也说“淇绝于旧卫”。这都表明“卫”地离淇河不远。据史念海研究,古淇河的水道虽与今天略有不同,但依旧与辛村墓地毗邻,这表明濬县辛村就是文献中“卫”地所在。郭宝钧的观点符合文献记载。

  从考古发现来看,辛村墓地确与卫国关系紧密,但仅限于西周晚期。在辛村墓地中,带墓道大墓M5出土显示女性特质的骨笄若干,且辛村墓地收集的一件两周之际的“卫夫人叔姜”铜鬲,据说也出自该墓中,故M5墓主人很可能是“卫夫人叔姜”。在M5西6米处,有一座与M5并列的单墓道大墓M17,出土铜镞、铜戈,可判断为男性墓。郭宝钧根据《礼记·檀弓》“卫人之祔也,离之”的记载,判断M17与M5为一对异穴合葬墓,其说可信。M5是两周之际“卫夫人”之墓,相应的M17就是一代卫国国君之墓,这表明辛村墓地在西周晚期是卫国国君的家族墓地。

  目前,辛村墓地只发现与西周晚期卫国有关的材料,且以“卫”为邦国之名的青铜器,如《殷周金文集成》所著录的卫姒簋盖、卫姒簋、卫姒鬲等器,都处于西周晚期,目前尚未见到西周早中期以“卫”为邦国之名的青铜器。学界论述辛村墓地性质时常引用的该墓地出土的西周早期“卫师”铜泡,只能证明辛村墓地所在地在西周早期被称为“卫师”,而不能证明该墓地当时已是“卫国”。

  如果卫国在西周早中期业已存在,那么它不可能不留下遗物。结合《史记·卫康叔世家》“顷侯厚赂周夷王,夷王命卫为侯”的记载,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董珊在《清华简〈系年〉所见的“卫叔封” 与“悼折王”》一文中认为,“卫”之为邦国之名,可能最早出现于周夷王时。这应当是较为合理的猜测。

  康国及其与辛村墓地关系

  董珊已经强调,西周早中期只见“康”国或“康”氏青铜器,却不见“卫”国青铜器,如康侯丰鼎、康侯觯、康侯爵、康伯簋、康伯壶盖、康季鼎等青铜器,最晚至西周中期。而“康”和“卫”的关系,可由《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贰)·系年》解释。

  周成王、周公既迁殷民于洛邑,乃追念夏商之亡由,旁设之宗子,以作周厚屏。乃先建卫叔封于康丘,以侯殷之余民;卫人自康丘迁于淇卫。

  康叔由周成王、周公始封,其始封时间在迁殷民于洛邑之后,始封之地在康丘,其后由康丘迁往淇卫,卫康叔之得名,大约与此有关。结合“康”器年代早、“卫”器年代晚,以及《史记》周夷王封卫侯事,可得出卫康叔及其子孙在得到“卫”的国号或氏名之前,一直以“康”为国号或氏名。这在西周早期的沬司徒疑簋中也表现得很明显,沬司徒疑簋铭文“王来伐商邑, 令康侯啚于卫”只提康侯啚于卫,并没有提到改封为卫侯或卫君事,可见《史记》等文献记载的封康叔为卫君是不准确的。康叔在世时不可能称“卫叔”,董珊认为文献中的“卫康叔”或“卫叔”不过是运用了“据后叙之”的“史家笔法”,其说可从。

  辛村墓地从西周初期延续到两周之际,且它在西周晚期是卫国的“公墓”(诸侯国君家族墓地),从逻辑上说,西周早中期的辛村墓地很可能是卫国前身康国的“公墓”,考古发现也可以证明这一点。

  1931年,一批“康侯”青铜器出自河南北部,后流散海外,其中有两件西周早期康侯斧,于省吾在《双剑誃吉金图录》中明确记载它们出于河南濬县康侯墓,可知康侯斧出自辛村墓地。这足以证明西周早期的辛村墓地是康国墓地。另外,1931年濬县辛村被盗青铜器中有铭文为“侯”的戟,应与康侯器群同时被盗,该戟与辛村M2出土的7柄侯戟形制和铭文相同,可断定M2墓主人是一代康侯。《濬县辛村》判定辛村M2是中期墓葬,但侯戟是合体浑铸铜戟,这类铜戟主要流行于西周早期,M2的年代应是西周早期。西周早期卫康叔世家中称侯者很可能只有卫康叔一人,则侯戟之“侯”可能就是“康侯封”的省称,而不能是“卫侯”的省称。

  沬司徒疑簋中“令康侯啚于卫”的“卫”,就是辛村墓地M68所出“卫师”,也即“邶鄘卫”之“卫”,这里的“卫”都应指地名“卫”。“卫师”铜泡证明了该墓地在西周早期只是康侯所迁之卫地,“卫”只是地名,没有上升为邦国之名,邦国之名到周夷王时才出现。

  根据金文与考古材料可知,当三监之乱被平定后,康叔把都城由康地迁到卫地,辛村墓地开始成为康国国君家族墓地,康叔去世后葬于此地,其中辛村M2很可能是康叔之墓。至周夷王时,“命卫为侯”,康叔的子孙成为卫侯,此后的辛村墓地便成为卫国国君的家族墓地。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博士后流动站)

作者简介

姓名:王祁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博士后流动站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