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学 >> 古今文献
探索《世本》成书之谜
2016年12月07日 08:0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娜 字号

内容摘要:综而论之, 《世本》成书问题,由于时间久远,流传的过程中史料文字因为诸多原因散佚、损毁严重,继之后人不断加工、整理,又衍生出不同版本, 《世本》究竟成于何时,仍有待学者进一步探索。

关键词:成书;世本;史官;战国;大夫

作者简介:

  《世本》主要记载先秦时期相关史事,是研究先秦历史的重要史籍。该书面世以后,几经散佚,残损严重,学界对其成书年代和作者聚讼纷纭,迄无定论。

  古史官说。东汉班固在《汉书·艺文志》中言:“《世本》十五篇,古史官记黄帝以来迄春秋时诸侯大夫。”南朝范晔在《后汉书·班彪传》中载:“又有记录黄帝以来至春秋时帝王公侯卿大夫,号曰《世本》,一十五篇。”唐代司马贞继承上述观点,在《史记索隐》中引西汉刘向之言称:“《世本》,古史官明于古事者之所记也,录黄帝以来帝王诸侯及卿大夫系谥名号,凡十五篇也。”唐代刘知幾在《史通·杂述》中提及:“《世本》辨姓,著自周室”,更认为《世本》一书成于周代。

  但“古史官说”比较模糊,难以确定年代界限。刘向、班固对《世本》成书年代的看法,都只提到“古史官”,而没有透露更多信息。刘知幾虽然认为《世本》成书于周代,但依然未明确到底是西周还是东周。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周晶晶在博士论文中认为,《世本》作者最有可能是周王室的史官,成书时间可能是春秋时期。

  左丘明说。南北朝至隋朝时期的文学家和教育家颜之推在《颜氏家训·书证》中说:“《世本》,左丘明所书,而有燕王喜、汉高祖。……皆由后人所羼,非本文也”,并且在文中注明出自于西晋时期皇甫谧的《帝王世纪》。章太炎在《訄书·尊史》中认为,“盖左丘明成《春秋内外传》,又有《世本》以为胠翼,近之矣”。

  清代学者孙星衍认为皇甫谧的记载不可信,颜之推又误解了《班彪传》关于《世本》记录的信息,“若彪以为左氏撰,其子固作《艺文志》,何云古史官乎?”陈梦家在《西周年代考·六国纪年》(中华书局2005年版)中认为班氏父子“误解刘向之意,遂有《世本》录至春秋之说。刘向之意,盖谓《世本》所述多与《左氏传》合也”。陈梦家认为《世本》仅仅是与《左氏传》的记述比较相似,但并不认同左丘明是《世本》的作者。

  战国末年赵人说。清代张澎在《辑〈世本〉序》载“《王侯大夫谱》云:‘(赵)孝成王丹生悼襄王偃,偃生今王迁’”,认为“是作者犹值赵王迁时”。陈梦家赞同此说,认为“《世本》之篇,盖战国末赵人所作,其书成于赵政(秦始皇——引者注)称帝前十余年”,“可以推《世本》称赵王迁为今王迁者,乃因《世本》为赵人之书,而其成书在王迁未卒之前”。白寿彝在《中国史学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中亦指出:“据今所见佚文来看,这书已记到战国末年,并称赵王迁为‘今王迁’,赵王迁在位之年,相当于秦王政十二年至十九年,距六国之灭不过数年。”李学勤在《走出疑古时代》(辽宁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中认为,“大家知道,今辑《世本》虽系战国末年所作,但同类讲世系的书籍早有渊源,《周礼·小史》即有‘奠系世’的记述”。

  但有学者表示仅凭“今王迁”,不能确定《世本》成书年代。钱剑夫就认为:“且徒以书称‘今王’即谓时人所作,则《史记·燕世家》亦言:‘子今王喜立。今王喜四年,秦昭王卒。’得谓《燕世家》非出史迁,乃燕人所作乎?……知此,则谓《世本》为战国末赵人所作者,尤自无据。”赵生群认为《世本》中记录的时间与“战国末赵人说”不相符,因此表示这种说法难以成立。

  楚汉之际好事者说。晋代杨泉《物理论》载“楚汉之际,有好事者作《世本》,上录黄帝,下逮汉末”。齐思和在《黄帝之制器故事》中认为“杨氏之言,比较可信”。刘知幾除了认为《世本》成书于周代外,又在《史通·古今正史》中记述“楚汉之际,有好事者,录自古帝王、公侯、卿大夫之世,终乎秦末,号曰《世本》,十五篇”。

  但张孟伦对“楚汉好事者说”表示质疑,他认为《世本》不是“楚汉好事者”所能著述的,“好事者”或许只是增裁若干内容而已。周晶晶认为,刘知幾看到《世本》的下限是汉高祖时期,就认为是“楚汉之际好事者”所成,未免显得武断。同时“楚汉好事者说”也没有明确的所指对象。

  汉代成书说。此种说法有两种观点:一是认为汉初张苍所作。金德建在《司马迁所见书考》中认为,“《史记·十二诸侯年表序》曰:‘汉相张苍,历谱五德。’此《历谱》作于张苍之证。《颜氏家训》称‘《世本》有燕王喜、汉高祖’。能纪高祖,其作必在汉代,而司马迁已早见及,此时期中,亦宜属于汉初之张苍无疑”。但周晶晶认为《历谱》为律历之书,《史记·十二诸侯年表》索隐认为“历谱五德”就是张苍的《终始五德传》,张苍不是《世本》的作者。

  二是认为《世本》作者为西汉刘向。清代全祖望在《困学纪闻·考史注》中讲:“《世本》若不误,则刘向不必更作矣。”但王玉德在《〈世本〉成书初探》中认为“汉代成书说,亦难周全”,“尽管刘向有功于《世本》,并不等于他是《世本》的成书者,仅仅只是第一个系统整理《世本》的学者而已”。《世本》全文没有避讳,“如果刘向作《世本》,岂敢不避讳”,“既是汉人作,为什么司马迁等不载”,对汉代成书说提出了质疑。乔治忠、童杰在《〈世本〉成书年代问题考论》一文中,认为刘向是《世本》的作者,《世本》是刘向根据散存文献编辑而成的史书,是一部“资料丛编”。文章认为,判断成书问题,尤其是《世本》这样流传中历经佚失和辑存,且版本复杂的古籍,不能简单以其内容为主要依据,而应追踪其来历与流传轨迹,并且结合史料语境深入分析,避免将《世本》误判为先秦史籍。

  综而论之,《世本》成书问题,由于时间久远,流传的过程中史料文字因为诸多原因散佚、损毁严重,继之后人不断加工、整理,又衍生出不同版本,《世本》究竟成于何时,仍有待学者进一步探索。

  (作者单位: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